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至高神帝 第104章 不信说到让你信
    “什么,你想联系州主?”

    何卓彦神情一愣,看上去仅仅只是有点惊讶,跟普通人的反应没什么区别,但是他的眼中,却闪过了一抹难以察觉的异样。

    苏浩辰知道何卓彦的身份,但是却并不准备显露出来,毕竟何卓彦跟沈青玉的关系是秘密,他不认为如果让人知道,自己居然知道州主的秘密,会有什么好处!

    于是他假装没有发现何卓彦的异样,而是故作严肃的说道:“不错,我有很重要的事需要禀告州主大人,这件事不仅关系我们苏家的生死,同样也关系州主大人的官位,所以必须尽快联系到州主才行!”

    何卓彦果然被引起了兴趣,他微微眯眼问道:“三少爷,不知道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到底有什么事要禀告州主大人?”

    “当然,反正十方罗盘只有何执事你能操纵,等我禀报的时候,你在旁边迟早也会知道,所以没必要瞒着你!”

    苏浩辰抿了抿嘴,一脸认真的道:“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调查荒兽潮的起因,就在几天前,我终于把原因弄清楚了,可同时我也偶然得到一个消息,现在居然有人想要捏造证据,隐瞒荒兽潮的起因,这件事的后果,想必何执事应该能意识到吧?”

    “你是想说,有人胆敢隐瞒事实,这是对州主大人的不忠吗?”何卓彦试探道。

    “没那么简单,这不仅仅是忠诚不忠诚的问题,而是要陷州主大人于不利,甚至是威胁到州主大人的官位也有可能!”

    “呵呵,三少爷,您说的也太夸张了吧,在燕云州还有谁能威胁到州主大人?”何卓彦摇头笑道,明显是不相信。

    “何执事,你太武断了,州主大人的确权势滔天,但那也只是在燕云州而已,可是在燕云州之外呢?”

    苏浩辰摇了摇头:“我已经调查清楚荒兽潮的起因,接下来只要州主把这个起因解决掉,自然一切都没有问题,可是现在有人想要隐瞒事实,那样州主就不会去解决起因,到时候你敢保证不会出现第二场兽潮吗?”

    何卓彦皱起眉头:“三少爷,您所说的起因到底是什么?”

    “一头即将生产的金甲地龙,这次之所以发生兽潮,就是因为金甲地龙散发出的危险气息,把其他荒兽都逼迫到了飞星山脉的外围!”

    苏浩辰目光深邃:“何执事,你想想看,金甲地龙可是会走动的,如果它现在往飞星山脉外围迁徙怎么办,到时候必定会引发第二场兽潮,而且无论规模还是实力,都绝对远超第一场,那样有什么结果你应该能想到吧?”

    “第二场兽潮出来的,必定是山脉更深层,更强大的荒兽,到时候连星城绝对无法抵挡,结果就是城池被灭,城内的平民被屠杀殆尽,那可是十多万人口,如此惨剧一旦发生,朝廷必定会追究州主大人的失职之罪,到时候……”

    何卓彦越听脸色越凝重,他可是沈青玉的人,如果沈青玉的州主之位不保,那他的未来恐怕也就是一片灰暗了。

    想到这里,何卓彦连忙问道:“三少爷,能否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人想要隐瞒事实?”

    “是马家,他们跟我们苏家的仇怨人尽皆知,所以这么做的目的,应该就是想要毁掉苏家,不过以马家的势力,恐怕还没有胆子做这种事,所以我想他们上面,应该还有一个大人物在操纵,至于那个大人物的目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苏浩辰摇了摇头,并没有把赵轩霆的名字说出来,因为他很清楚,有时候事情弄得越神秘,才越会让人想歪。

    估计现在何卓彦已经在思考,某个大人物隐瞒事实的真正目的,是不是在针对沈青玉了?

    毕竟一旦真的发生第二次兽潮,势必会影响到沈青玉的州主之位!

    沉思了片刻,何卓彦终于再次问道:“三少爷,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测,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实在的证据,否则是很难取信于人的?”

    “呵呵,证据当然有,否则我岂敢随便联系州主大人?”

    苏浩辰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了一颗蜃楼珠:“何执事请看,所有证据我已经都记录在蜃楼珠里面了,你一看就明白!”

    说着,他直接灌注真气,顿时一道影像从蜃楼珠内射出,显化在了会客厅的半空。

    那是一座山谷的影像,而在山谷里,则是躺着一头肚子颇大的金甲地龙,即使仅仅只是影像,金甲地龙那种元武境强者的气息,依然令人心惊胆战。

    忽然影像一变,在一片森林里面,八个高手迅速汇聚到马洪岩身边,然后双方开始说话,主要是在商量绑架梅清月,让苏家人无心防御荒兽潮,促使兽潮破城屠杀。

    接着影像再次变化,一条小巷子里,马洪岩带着两个手下,把一头小狮子悄悄放入苏家别院,并且还用蜃楼珠记录了下来,然后他们又再次回到了小巷子。

    在巷子里,马洪岩跟手下说话,其中的内容毫无意外,就是在说如何诬陷苏家。

    何卓彦越看越气愤:“这些混蛋,苏家在想着怎么抵抗兽潮,他们却暗中谋划如何让兽潮破城,难道他们一点都不在乎,城里那十多万平民的性命吗?而且事后,他们居然还想着要诬陷苏家,简直是无耻之极!”

    苏浩辰淡然一笑:“何执事没必要生气,你应该明白,有些人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死活,只会在乎自己的利益,我们还是说说正事吧,现在我能用十方罗盘了吗?”

    “当然了,还请三少爷稍等,我要先准备一下,去去就来!”何卓彦笑着起身,离开了会客厅。

    刚刚关上会客厅的门,何卓彦脸色一下子就阴沉起来:“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算计州主大人,简直是在找死!”

    虽然刚才的影像里面,马洪岩只是在说要诬陷苏家,并没有提到马家的靠山,更没有说要算计沈青玉。

    但是何卓彦却认为,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就像苏浩辰说的一样,如果没有一个足够强硬的靠山,区区马家怎么可能敢在兽潮这种事情上面动手脚?

    毕竟捏造证据简单,可是如何让假的证据取信于人,才是真正的困难,这种事情绝不是马家能做到的。

    而马家那个靠山的目的又会是什么呢?

    答案,似乎已经不言而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