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至高神帝 第135章 强词夺理
    “是,那弟子就直说!”

    罗秀儿目光环视众人:“的确,在仇杰的生死上,苏浩辰并没有错,但是我认为,他不应该杀掉仇宇,因为如此做,其实就等于是在破坏考核,并且损害学盟的威严!”

    “在来之前,我已经询问过一些当时在场的人,他们都说其实在战斗的最后,苏浩辰已经占据了明显的上风,他完全可以不下杀手,让仇宇活下来,可是他并没有收手!”

    “要知道,仇宇毕竟是外院核心弟子,身份不同一般,就算真的是他主动攻击,但也罪不至死吧,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学盟外院的考核,每一年都是由核心弟子监管的,可是现在负责监管的人却死了,以后大家的安全如何保证?”

    “今天死的是仇宇,也许明天死的,就会是其他的核心弟子,如果今天不处罚苏浩辰,那是不是就代表了,以后只要考核的人实力足够,就可以杀掉我们这些核心弟子而不受罚?”

    “更何况,苏浩辰还并没有通过考核,还算不上是学盟的弟子,而仇宇却是学盟外院的人,现在实际上就是,一个外人杀了我们自己的师兄弟,难道学盟就听之任之,难道学盟就不为自己人做主吗?”

    罗秀儿说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几乎都相当于质问了,而她的话,也成功戳中了很多人的内心。

    “的确如此,就算仇宇有些错误,但苏浩辰也不该杀了他,当时苏浩辰就应该抓住仇宇,然后由学盟来定罪!”

    “哼,一个外人,居然杀了我们的核心弟子,学盟难道还要帮外人说话吗?”

    “就是,如果随便一个外人,都能杀了我们的弟子而不付出代价,那以后恐怕整个学盟都会被人耻笑!”

    很多人义愤填膺的叫道。

    雷暴深深的看着罗秀儿,他发现自己终究还是小瞧了这个少女。

    罗秀儿实在是很聪明,她很清楚,如果单纯讨论对错,根本就无法给苏浩辰治罪,所以她就干脆转换概念,让众人不再关心事情本身的对错,而是关心众人自身的利益。

    大家都是学盟的弟子,当然希望在面对外人的时候,学盟可以无论对错,都支持自己,毕竟没有人喜欢胳膊肘往外拐。

    此时,那个长老吴天胜再次开口:“诸位,请听我一言,在我看来,仇宇的确是有错,所以如果他没有死掉,理应受到惩罚,可是既然他已经死了,那么再谈论这些就没有意义了。”

    “正像罗秀儿说的那样,现在的问题关键,已经变成了我们自己的弟子,被一个外人杀害了,难道我们真的什么都不做,如果真是这样,恐怕以后外面的人,都敢随随便便杀我们学盟的弟子了!”

    吴天胜扫视众人:“所以本长老认为,我们必须严肃惩处苏浩辰,这样也等于是杀鸡儆猴,我们要告诉外人,学盟弟子不是随便谁想杀就能杀的,即使是我们自己的弟子有错也不行!”

    “没错,我们的人可以自己惩处,但决不允许别人插手,否则以后学盟的弟子,谁还敢在外面行走?”

    很多人听到这里,都纷纷叫喊起来,似乎跟苏浩辰有深仇大恨一样。

    而此时罗秀儿眼中,却是泛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看来事情已经向着自己安排的方向发展了。

    这个时候,风怜月却是焦急起来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本来大好的局面,居然眨眼就转变了,如果继续任由罗秀儿这么闹下去,恐怕苏浩辰就真的危险了。

    想到这里,她连忙说道:“雷长老,其实仇杰的死没那么简单,据我所知,仇杰是收了别人的好处,才来杀苏浩辰的,结果没想到他自己反而死在了苏浩辰手里。”

    “是这样吗,他是收了谁的好处?”雷暴问道。

    “就是罗秀儿!”

    接下来,风怜月就把苏浩辰跟罗秀儿的恩怨说了一遍。

    然后她继续道:“这次苏浩辰前来,除了是想要进入学盟修炼外,也是为了拿回孕阴琥珀,可是罗秀儿因为理亏,不敢面对苏浩辰,所以干脆就买通仇宇和仇杰,想要把苏浩辰直接杀了,所以说,仇宇其实等于就是被罗秀儿害死的!”

    “居然还有这种事情?”众人闻言都惊讶的扭头,却发现罗秀儿面色平静,似乎对风怜月的指责丝毫不以为意。

    雷暴微微皱眉,问道:“罗秀儿,风怜月说的是不是真的?”

    “当然不是了,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罗秀儿傲然一笑道:“实际上我也不想分辩什么,现在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风怜月,你既然指责是我买通了仇宇,那就拿出证据来吧,如果没有证据,你就是污蔑!”

    “你……”风怜月顿时语塞。

    现在仇宇和仇杰已经死了,所谓死无对证,她又怎么可能拿得出证据来?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她的脸色无比难看。

    “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罗秀儿是何等身份,岂是你一个还没有入门的外人,能随便污蔑的!”

    吴天胜冷冷的看了风怜月一眼,哼道:“好了,现在事实已经清楚,既然苏浩辰敢杀我们学盟的弟子,那就必须付出代价,我提议学盟直接判处死他,谁有意见?”

    “吴长老说的没错,这小子就应该直接处死!”很多人大声叫嚣道。

    但是也有很多人沉默不语,似乎认为这样的判罚不公平,可是因为摄于吴长老的权威,以及罗秀儿的背景,他们都不敢反对。

    眼看着事情即将成为定局,但就在这个时候,风怜月咬了咬牙,忽然再次开口:“慢着,这件事还不能就这么定论!”

    “嗯?”吴天胜扭过头,冷冷的问道:“小丫头,你还没有通过考核,不算是学盟的人,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笑话,我凭什么不能说话,你就算身为长老,也不能做事如此霸道吧?”

    风怜月昂起头,为了苏浩辰,她已经不管不顾了,就算是得罪了学盟的长老,她也在所不惜。

    于是她继续道:“我们在这里讨论了半天,却把最关键的人忘了,就算是朝廷定罪,至少也要先审问过犯人才行,吴长老,你难道真的不准备审问苏浩辰,就要直接处死他吗?呵呵,这样说来,你的权威似乎比朝廷律法还要大啊?”

    她已经无计可施了,所以只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苏浩辰自己身上。

    她还记得在被带走之前,苏浩辰曾经说过,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所以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逼迫对方,同意把苏浩辰带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