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至高神帝 第263章 遁天信羽
    修为突破之后,苏浩辰又在家里待了两天,等到把修为彻底稳固,才离开了连星城。

    接下来,他准备先回燕云分院一趟,然后再前往玄极府分院,去参加入院考核。

    骑着穿云兽在高空中快速飞行,一片片白云从身边掠过,就仿佛置身于仙境一般,感觉十分的自在。

    “哧……”

    突然,前方传来一阵尖厉的风啸,然后就见一道流光急速的向这边飞来。

    “什么东西?”

    苏浩辰凝目望去,就见那道流光越来越近,终于当来到他面前的时候,光芒散去化为了一根白色的羽毛。

    “居然是遁天信羽,什么人在给我传信?”苏浩辰好奇的拿下羽毛。

    在东极神朝,人们用来传递信息的方式有很多种,其中包括托人递送信件、使用鸟类荒兽传递,使用遁天信羽、使用传送阵,或者是十方罗盘等等。

    这几种方式各有各的优缺点,比如托人递送信件价格最便宜,但是需要的时间太长。

    而十方罗盘速度倒是快,甚至能够直接以影像,面对面的交谈,但是其每次使用,所花费的价格都极其昂贵,并不是什么人都能用得起了。

    更何况朝廷对于十方罗盘管控十分严格,并不是说你有钱就有资格使用的。

    通常情况下,如果没有什么急事,一般人都会选择托人送信,朝廷也设立有专门的驿站用来传递信件,既安全又方便。

    如果是有急事,或者是有钱的人,则会选择使用鸟类荒兽传递信件,如果事情实在太过紧急,才会使用遁天飞羽。

    这种遁天飞羽,表面上看是一片羽毛,但其实是一种特殊的玄兵,里面铭刻有速度符文和留影、留声符文等,可以记录传信人的影像和话语。

    苏浩辰微微皱眉,运转真气灌注其中,顿时就见遁天飞羽之上光芒闪烁,然后就出现了一个老者的影像。

    他认识这个老者,此人是燕云分院的一位长老。

    只见老者面色严肃:“此乃燕云分院传给所有分院弟子的命令,奉院主令,自接到此命令开始,所有分院弟子无论身在何方,都必须全力追查叛徒风怜月,此女偷盗圣武阁功法《大星辰诀》,任何人见到,都可抓捕回分院换取丰厚奖励,如果此女反抗,也可就地格杀……”

    接下来,老者就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讲述了一遍。

    而此时的苏浩辰,脸色已经变得无比凝重,其实他一直以来,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始终感觉风怜月可能出事了,只是不知道其行踪,所以无法询问。

    现在看来,预感果然成真了。

    “风怜月怎么会去圣武阁偷功法,那些功法她都可以观阅,根本没有偷的必要,可是……”

    苏浩辰目光阴沉:“算了,现在想这些根本没用,为今之计,必须先找到风怜月才行。”

    这遁天飞羽之中的信息,是传给所有燕云分院弟子的,恐怕现在分散在各地的弟子,都已经开始追捕风怜月了。

    如果让别人先找到风怜月,她恐怕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直接抓捕,而如果她有丝毫反抗的话,甚至很有可能被格杀,毕竟分院可是承诺了丰厚奖励的,比起奖励,没有几个人会在乎一个陌生人的死活。

    可现在的问题是,苏浩辰根本就不知道风怜月的行踪,又怎么可能比别人先找到她?

    “对了,风烈阳不是也说出去游历了吗?这绝不是巧合,难道风怜月偷取功法的事情,跟风家有关系?”

    想到这里,苏浩辰突然调转穿云兽,反身向连星城急速飞了回去。

    回到连星城后,苏浩辰直接就落进了风家的庄园内。

    风家的下人,都认识苏浩辰,所以没有过激的举动,反而都上来问候:“拜见苏三少爷,不知您此来何事?”

    苏浩辰面无表情:“去,让管家来见我,快点!”

    “是,您稍等!”下人们看他脸色不对,于是立刻有人去叫管家。

    很快,一个蓝袍中年就赶了过来:“三少爷,您怎么来了,您也不早告诉我一声,我也好准备……”

    “闭嘴!”苏浩辰厉喝一声,目光锐利:“告诉我,风伯父在什么地方?”

    管家脸色一僵,赔笑道:“三少爷,您上次来的时候,我不是告诉您了嘛,我家老爷出外游历去了,至于他去了什么地方,根本没有告诉我!”

    “真的?”

    苏浩辰眯了眯眼睛,浑身突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势,直接压迫在了管家身上。

    “噗通!”

    管家直接被压得坐倒在地,浑身汗出如雨,身体更是痛苦的颤抖起来:“三……三少爷,您这是干什么,我真的不知道老爷在什么地方?”

    苏浩辰上前两步,目光冷冷的逼视对方:“我知道风伯父并不是真的去游历了,所以你不用再给我说这些没用的,实话告诉你,风小姐现在有危险,我必须尽快找到风伯父,也许风伯父能知道她在哪,如果晚了,风小姐随时都会被杀掉,明白吗?”

    “什么?”

    管家脸色大变,突然挥手:“所有人都退下,不许靠近这里!”

    “是!”下人和侍卫们纷纷退走。

    苏浩辰收起自身气势:“看来你果然知道风伯父在哪,说吧!”

    “三少爷,小的不敢隐瞒您,老爷根本没有出外游历,其实他一直就在家里,只不过没办法见人而已。”

    “没法见人,什么意思?”苏浩辰皱眉。

    “唉,您跟我来就知道了!”管家满脸悲痛,就引着苏浩辰往前走去。

    半晌后,两人来到后花园的一处假山跟前,接着管家打开一扇门走进去,两人就来到了一座地下密室之中。

    只见这座密室里的布置跟卧房一样,在一面墙壁下放着张床,而在床上则是躺着一个人,赫然正是风烈阳。

    只不过此时的风烈阳全身皮肤隐隐发黑,脸色更是一片灰败,似乎命不久矣了。

    苏浩辰见状脸色大变:“风伯父怎么会这样?”

    管家深深的叹息:“老爷他中毒了,而且最近毒素已经深入骨髓,昏迷有一段时间了,我们请大夫看过,说老爷现在只是凭借真气压制毒素,等到几个月后真气耗尽,老爷恐怕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