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至高神帝 第271章 不得人心的韩珏
    其他弟子闻言,立刻都纷纷附和:“韩长老,您可是分院的长老,对付一个弟子哪还用我们帮忙,那样也太丢人了吧?”

    “是啊是啊,韩长老,我们都敬佩您的实力,相信您一定能亲手抓住苏浩辰。”

    “对对对,只要您抓住了苏浩辰,再把风怜月带回去,院主必定会大力奖赏您的,我们就不沾光了!”

    这一个个似褒实贬的软钉子,顿时顶的韩珏胸闷吐血,差点就一口气没上来憋死过去。

    旁边苏浩辰和风怜月也看的无语摇头,感觉这个韩珏实在是太不得人心了,居然所有弟子,都对他的命令阳奉阴违。

    不过这也是他自找的,毕竟卑鄙无耻的人就算地位再高,也会让人从心底鄙视,又怎么谈得上尊重?

    “你们、你们……好好好,本长老记住你们了,这笔账咱们以后再算!”

    韩珏咬牙切齿,突然再次转头:“还有你,苏浩辰,不要以为有点天赋,就能无视学盟的规矩了,风怜月偷盗功法是重罪,可是你居然敢包庇她,这件事本长老一定会上报院主,到时候院主降罪下来,我看你还怎么猖狂?”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风怜月无论犯了什么罪,我都帮她担下了,这件事我也会自己禀报院主,任凭处罚,至于你,再敢多说一句,我就让你回不了燕云分院!”

    苏浩辰抬头,冷冷的逼视着韩珏,威势惊人。

    “你……”

    韩珏顿时呼吸一滞,不敢再多说话了,因为他能清楚从苏浩辰身上,感觉到一股犹如实质的杀机,这小子居然真的动了杀心?

    他心惊胆战,只能灰溜溜的低头不语,暗自愤恨。

    周围弟子们,则是一个个看的心驰神往,苏浩辰明知道风怜月罪名不小,居然不仅不避嫌,反而还要帮其承担,这家伙实在是太有担当了。

    而这种人,也是最让人佩服,最能真心结交的,很多弟子都决定,无论这次回燕云武院,院主是什么态度,他们都要帮苏浩辰和风怜月求情。

    在众人中间,还有不少的女弟子。

    此时这些女弟子,看向苏浩辰的目光,都仿佛快要滴出水了,而对于风怜月,她们更是嫉妒的发狂。

    什么样的男人最让女人心动?

    那就是在危难时刻,能帮你遮风挡雨,能不顾一切保护你的男人?

    可惜这种男人,世上实在是太少了,这让她们如何能不嫉妒风怜月?

    “我们走吧,随我回燕云分院!”

    苏浩辰不再废话,直接把影魔的尸体装进乾坤袋,然后拉着风怜月骑上穿云兽,就冲天而起向燕云分院飞去。

    弟子们见状,也都立刻转身离开:“快,赶快回分院,这件事可不能错过!”

    “没错,苏浩辰既然要帮风怜月担罪名,恐怕会触怒院主和众位长老,不知道他会受到什么处罚?”

    “也许是被逐出分院吧,毕竟偷盗功法的罪名太重了!”

    而此时韩珏则是满脸阴沉:“该死的苏浩辰,居然在大庭广众让我下不来台,这件事不算完,你要担罪名是吧?好,那我就让你担个够,区区一个弟子居然敢冒犯长老,如果不治你的罪,以后我还有什么脸面待在燕云分院?”

    想到这,他立刻仰天大喝:“下来!”

    顿时,高空的云层中就有一头穿云兽俯冲而下,他骑上穿云兽,就紧追着苏浩辰往燕云分院飞去……

    没用多长时间,苏浩辰两人回到了分院,而关于他要给风怜月担罪名的消息,更是直接引爆个整个分院,让无数人侧目。

    这年头见过朋友遭难,立刻退避三舍的,可主动帮朋友担责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于是几乎所有弟子听到消息后,都迅速赶去了议事厅。

    巨大的议事厅外人山人海,而在议事厅内,院主孔寒云高坐中央,其他的长老们则是分别坐在两边。

    孔寒云环视众人:“诸位长老,苏浩辰和风怜月的事情,相信你们都应该知道了吧,大家商量一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他的话音刚落,坐在末尾的韩珏就叫嚣起来:“这件事根本不用商量,苏浩辰是风怜月的同伙,偷盗功法的事情他肯定参与了,而且他还敢不尊敬长老,这种叛逆之徒,必须重重处罚!”

    “怎么处罚,杀了他?”

    不少长老冷笑,关于韩珏和苏浩辰的冲突,他们都已经听说了。

    大家都是长老,如果是平时,他们肯定会维护长老的威严,否则以后随便什么人都敢抗命,他们还怎么统领弟子?

    但是这次却不一样,说实话,韩珏做的实在太恶心了,就算大家同为长老,也根本不可能去维护韩珏。

    原因很简单,你韩珏不要脸,我们还想要呢!

    此刻韩珏已经豁出去了,根本不管别人在想什么:“对,就应该杀了他,院主,先不提苏浩辰违抗长老命令,单说他参与偷盗功法,就是罪大恶极,如果这种叛逆之徒不重处,以后岂不是谁都敢去偷盗功法了?”

    雷暴冷笑道:“韩长老,你口口声声说苏浩辰是同伙,有什么证据?在我看来,苏浩辰不过是因为朋友情谊,所以才帮风怜月担责的,像这种有情有义的弟子,不奖赏也就罢了,居然还要重罚,我们到底要干什么,难道是要告诉其他弟子,以后要无情无义吗?”

    “没错,我们终究是学院,除了要教导弟子修炼,同样也要引导弟子的心性,告诉他们,怎么样做事才是对的!”

    有的长老附和道。

    不过也有长老不同意:“我不这么看,的确,苏浩辰有情有义,但这难道就可以成为他触犯戒律的理由?如果今天我们不重处他和风怜月,以后是不是其他弟子犯错,只要弄出一个有情有义的理由,我们就都要免去他们的责罚,这样的话,学盟戒律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韩珏一听,赶紧附和:“没错,我们必须维护学盟戒律的威严,必须维护长老的威严,这种叛逆之徒绝对不能放过。”

    刚刚那个长老闻言,立刻插嘴道:“这个,我只是说维护戒律,其他事情跟我没关系,韩长老,你可千万不要借我公报私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