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至高神帝 第462章 右相傅崇碧
    一个明明已经死了的人,现在居然又出现了?

    这让宇文千言和萧飞虎,只觉得荒谬绝伦,同时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疼,就好像被人扇了一耳光般。

    毕竟他们刚刚还信誓旦旦的说,已经杀了苏浩辰,可是现在看来,他们完全就是被苏浩辰给耍了。

    “咯咯咯……”

    突然,澹台明心的笑声从旁边传来:“我就知道苏浩辰没那么容易死,你们两个也是真够有本事的,居然让他在眼皮子底下逃走了,而且自己还得意洋洋的,以为已经把人家杀了,我都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哪来的信心,真是太可笑了!”

    两人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宇文千言恼羞成怒的大骂:“你们两个干什么吃的,怎么还让她在这待着,马上给我把她带下去,快点!”

    “是!”

    两个侍女慌忙应诺,立刻搀扶着澹台明心往大厅外走去。

    “苏浩辰就要来了,而且还带着数万头荒兽,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应对,我还要亲眼看看,你们最后到底是怎么死的,哈哈哈哈……”

    澹台明心大笑着被带走,就好像这些天压抑的情绪,一下子就释放了出来。

    “可恶!”

    宇文千言气得咬牙切齿:“苏浩辰那小子的命,怎么就这么硬,居然连魔种散都没能杀掉他?”

    “公子,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还是先想想怎么应对吧?”

    萧飞虎忧心忡忡的说道:“数万头荒兽,再加上一头刀羽鹰王,凭我们萧家的实力,就算能够击败,也会损失惨重,最后恐怕就剩不下几个族人了,公子您可一定要救救我们萧家,不能坐视不管!”

    “放心,苏浩辰还真以为他纠结一群荒兽,就能无法无天了,简直是可笑之极!”

    宇文千言满脸的嘲讽:“我会立刻联系家里,让他们派高手过来支援,哼,只要我们宇文家的高手到来,区区荒兽群算什么,翻手就能灭掉他们!”

    “那就全靠公子您了!”萧飞虎连忙拱手。

    他对于宇文家的实力,还是相当有信心的,毕竟宇文家可是有武祖境强者的,那样的强者随便来一位,都足以灭掉荒兽群了……

    京城,傅家。

    “哈哈哈哈……”

    傅纯阳听到侍卫的禀报,顿时大笑起来:“你是说苏浩辰带着数万头荒兽,直奔萧家去了?”

    “是的,少爷,现在这件事在紫山府,闹得沸沸扬扬,所有人都相当的吃惊,谁也没有想到,苏浩辰居然还有这种本事!”

    侍卫赞叹的说道。

    “嘿嘿,能够操纵如此多的荒兽,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人不吃惊,那小子前两天说紫山府会发生大事,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没想到居然是这个,他还真是能折腾!”

    傅纯阳咧嘴大笑:“有没有打听到宇文家的动静,萧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宇文家不可能无动于衷?”

    “回少爷,我们得到消息,宇文家已经开始调集高手,准备赶往紫山府了,毕竟萧家是他们的附属家族,如果他们对此无动于衷,可就是寒了其他附属家族的心,毕竟没有人会愿意,跟着一个不为自己做主的主人!”

    侍卫笑道。

    “呵呵,的确如此,这种情况下如果换成是我们,同样也不可能不出手!”

    傅纯阳冷笑道:“怎么样,我们的人手准备好了吗?这是个削弱宇文家,削弱大皇子的好机会,我们绝对不能错过!”

    “公子放心,我们的人早就准备好了,最近这段时间,大家都被宇文家压得心里窝火,正想趁此机会狠狠痛快一回呢!”

    侍卫笑着说道:“另外,沈老和赵老也答应帮忙了,他们一听是跟苏浩辰合作,马上就答应帮我们布置阵法,相信有了阵法的相助,我们这次一定能让宇文家的高手全军覆没!”

    “看来苏浩辰的面子还真是挺大的,居然能让沈老和赵老如此痛快的答应!”

    傅纯阳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了,那你就去安排吧,记住,宇文家肯定也猜到了我们会出手,所以行事一定要小心,免得反而中了他们的埋伏!”

    “放心吧,公子,这次的事情我们准备充分,宇文家仓促下应对,想要翻盘很难!”

    “嗯,去忙吧!”

    “是,公子!”

    看着侍卫转身出去,傅纯阳脸上再次泛起一抹笑意:“居然还能操纵荒兽,呵呵,苏浩辰这小子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我发现是越来越看不透他了,萧家招惹上他也是倒霉!”

    “萧家的确是倒霉,可是苏浩辰的厉害,也是超出常人的想象,这个年轻人的确很不简单!”

    这个时候,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男人,忽然走了进来。

    “爹,您怎么来了?”傅纯阳连忙站起来,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他的父亲,也就是当朝的右相傅崇碧。

    “为父过来看看你是怎么安排的,以免被宇文家反过来算计,现在看来还不错,你安排的还算周密,只是有一点,对于左相宇文无极,你要怎么防备?”

    傅崇碧问道。

    “左相?”

    傅纯阳神情一愣:“爹,您是说左相会亲自出手,这不可能吧,以他的身份怎么可能亲自参与到这种事情里面来?我们双方虽然一直在斗,但毕竟只是暗中争斗,左相一旦出手可就摆在明面上了,他真要撕破脸皮吗?”

    “为什么不能出手?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其实这段时间宇文千言一直都在萧家,如果苏浩辰一旦攻破萧家,那恐怕宇文千言也就危险了,你认为以宇文无极对儿子的宠溺,会忍住不出手吗?”

    傅崇碧摇了摇头:“至于你说的摆在明面上,这其实也很好解决,宇文无极只要蒙上脸出手,就算是所有人都对他的身份心知肚明,又能如何呢?难道还会有人去质问他堂堂左相,是不是参与到纷争里去了?”

    “这……”

    傅纯阳皱起眉头,有些为难:“爹,如果左相真的出手,那可就麻烦了,毕竟我们这里没有人能跟他抗衡。”

    “谁说没有,你当你爹是摆设吗?”

    “您?”傅纯阳顿时瞪大了眼睛:“您是说您也要出手?”

    “当然了,如果宇文无极能蒙上脸就出手,我为什么不可以?”

    傅崇碧眼中泛起一抹战意:“呵呵,说实话,已经好久没跟宇文无极动手了,我还真是有点心里发痒,自从当上右相之后,我可是已经很久没有畅快淋漓的战斗了!”

    傅纯阳哭笑不得,他这个爹早年可是个战斗狂,本以为这些年养尊处优,已经不喜欢战斗了,现在看来完全不是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