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至高神帝 第490章 审问
    “轰隆隆……”

    数百道剑芒终于落下,顿时强悍的力量炸开,让整个山谷的地面就仿佛被犁了一遍般,无数的花草树木,无数的泥土砂石,全部都被掀上半空。

    “哈哈哈哈,陈书,这一次我看你还不死,你……”

    宋濂得意狂笑,不过一句话还没说完,他的笑声就戛然而止,双眼圆瞪不可置信的看向了下方。

    只见在无数狂暴能量的笼罩下,苏浩辰神情淡然负手而立,他的身上扩散开一道道声波,居然直接把周围的狂暴能量挡在外面,没有一丝一毫能进来,当然就更别说伤到他了。

    “这不可能!”

    宋濂惊得心脏都差点停止跳动。

    他运转人魔血脉之后,实力可是已经提升到皇武境八重了,怎么可能还是伤不到对方,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看来你已经技穷了,既然如此,那么接下来该我了!”

    苏浩辰淡淡说着,眉心一个铜黄色的铃铛忽然飞出,悬浮在了他的掌心之上。

    “当当当当……”

    苏浩辰甚至没有全力催动八方镇域钟,而是就让其以铃铛的状态,在掌心上不断的摇动,荡漾出一个个略显清脆的钟声。

    钟声不断扩散,把周围的狂暴能量分开。

    下一刻,苏浩辰身形猛然纵起,直接冲破狂暴的能量,射向了宋濂。

    “圣兵?怎么可能,你一个丹武境的武者,怎么可能拥有圣兵,你到底的是谁?”宋濂骇然变色。

    像圣兵这样的宝贝,通常都只有那些顶尖大势力才能拥有,而且就算是在那些顶尖大势力内,圣兵也是掌握在高层手里的,一般情况下晚辈弟子,根本不可能拥有。

    所以宋濂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像苏浩辰这样一个年轻人,手里居然拥有圣兵,难道这小子还是哪位顶尖武祖,甚至是宗师的子侄不成?

    宋濂一下子脸都绿了,自己卧底几个月,怎么就没发现自己身边,居然还“卧”着这么一个妖孽。

    “轰!”

    此时狂暴的能量被彻底分开,苏浩辰终于冲到近前,一道道钟声直接把宋濂笼罩。

    “不好!”

    宋濂心中惊骇,立刻想要挣脱钟声的束缚。

    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被镇压住了,那一道道钟声侵入体内,居然锁定了他周身的血脉和真元,让他一动都不能动。

    “轰!”

    下一刻苏浩辰欺身而进,强悍的拳力猛然砸在宋濂胸口。

    “啊……”

    宋濂凄厉惨叫,胸骨“咔嚓”一声断裂,整个人直接被轰飞出去,狠狠的撞在了旁边的山壁上。

    “噗……”

    他口吐鲜血,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体内五脏六腑就好像移位了一般,无比的痛苦。

    漫天的狂暴能量消散,山谷里安静下来。

    苏浩辰收起八方镇域钟,身形轻飘飘的落在宋濂旁边:“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说吧,你们魔门到底有没有派人,去冒充姬家的使团?”

    其实对于风怜月传信这件事情,苏浩辰心中一直有些疑虑,觉得事情有蹊跷,所以他现在就是想在宋濂这得到印证。

    “咳咳!”

    宋濂苦笑着咳出两口血:“本以为这次回去能立下大功,得赐地魔血脉,却没想到现在居然要死在你这么一个毛头小子手里了,还真是可笑!”

    “你的废话太多了,回答我的问题,难道你在死之前,还想要尝尝我的逼供手段?”苏浩辰面无表情。

    “不用你动手,既然已经是必死无疑了,那我还是想痛痛快快的去死,不想受罪!”

    宋濂摇了摇头:“如果你对魔门有所了解,就应该知道我们的做事方法,魔门对于执行不同任务的属下,都有着严格要求,我们之间不允许相互联系,更不允许打听对方任务的情况,否则立刻就会遭到重罚!”

    “所以你其实从我这里,根本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我只知道这一次前来南岭兽域的,除了我们之外,的确还有另一队人马,但至于那一队人马有什么任务,具体又是哪些人在执行任务,我就不知道了!”

    宋濂满脸苦涩:“我所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如果你实在不相信,也可以对我严刑逼供,但我可以肯定的跟你说,你绝对得不到其他更多的信息了!”

    苏浩辰眯了眯眼,忽然蹲下捏开宋濂的嘴,直接把一颗丹药塞了进去。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

    宋濂大惊,顿时感觉身体内一股股药力融化,侵入识海,然后意识居然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了。

    “真言丹而已,放心,它不会让你有任何痛苦,我只是想要听实话而已!”苏浩辰淡淡的道。

    “什么?”宋濂有些惊慌。

    真言丹,顾名思义,就是一种可以通过控制对方心神,让对方说实话的丹药,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苏浩辰身上居然还准备着这种丹药。

    真言丹很快起作用了,宋濂脸上惊慌的神色变得茫然,眼神也空洞一片。

    “差不多了!”

    苏浩辰沉吟了一下,再次问道:“关于我刚才的问题,你有什么没有说实话的?”

    “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的确不清楚另一队人马的任务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到底都有谁?”

    宋濂梦呓般的回答。

    苏浩辰没有失望,因为他了解魔门的行事手段,就像宋濂说的,魔门之人执行任务的时候,的确都是各队之间不得相互打听。

    实际上他使用真言丹,也没打算从宋濂嘴里,打听这些消息。

    想了一下,苏浩辰问道:“你在魔门之中是什么职位?”

    “我是魔门护法!”宋濂木然道。

    苏浩辰心中琢磨,护法在魔门之中,应该也算是中高层了,在护法之上就只有长老,以及位于权力顶层的法王和副门主,所以宋濂应该知道一些核心的机密。

    想到这里,他立刻问道:“你听没听说过一个女人,名字叫做风怜月?”

    “风怜月?”宋濂茫然想了想,点头道:“我听说过这个女人,据说是前段时间,魔尊亲自从外面带回来的,好像魔尊有意把她培养为宗门的圣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