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至高神帝 第538章 再次夜探
    灵兽神殿。

    空旷的大殿内,兽皇高卧在皇座上,双目闭合沉思着,而在皇座下方,祥云殿主则是静静的等待。

    “呼……”

    半晌后,兽皇长出口气,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陛下,怎么样,那个人离开了吗?”祥云殿主连忙问道。

    “应该是离开了,我连续探查了三天,都没有在灵兽山脉发现他的气息,想必是不会出现了!”

    兽皇点了点头说道。

    其实在周年宴的那天,兽皇就发现了,一直有人在暗中窥伺。

    这个人的实力相当强悍,除了身为宗师的兽皇之外,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发现此人的存在,这也就说明,此人绝对也是一位宗师境的超级强者。

    天下七大宗师都彼此熟识,兽皇也清楚其他宗师的气息,所以他敢肯定,暗中窥伺的并不是七大宗师里的任何一个人。

    可是这个人居然也有宗师境的修为,那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在整个圣墟大陆,拥有宗师境修为的强者,除了七大宗师之外,唯一剩下的,就只有魔门的魔尊——灭世天魔了。

    魔门与正道一方,是纠缠了十多万年的生死仇敌,而魔尊这个时候出现在灵兽山脉附近,显然绝不可能有什么善意。

    所以自从魔尊气息,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兽皇就一直在用自己的意识,不断扫视整个灵兽山脉。

    但是可惜,三天的时间过去了,兽皇却再也没有发现魔尊的气息,所以猜测对方应该已经离开了。

    “陛下,您说魔尊在周年宴的时候出现,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是想对太子不利?”祥云殿主问道。

    “不知道,本皇检查过太子的身体了,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所以实在猜不出,魔尊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那陛下,接下来您还要继续监控整个灵兽山脉吗?”

    “不用了,这三天本皇已经在灵兽山脉各处,布下了许多禁制,如果魔尊再次踏入,立刻就会惊动我!”

    兽皇摇了摇头,神色十分的凝重,魔尊虽然很可能已经离开了,但是这件事,却总是让他心绪不宁,感觉好像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

    夜色深沉,房间里,苏浩辰正盘坐在床上,静静的修炼。

    忽然,血龙的声音从脑海中传来:“浩辰,兽皇的意识消失了!”

    “真的?”苏浩辰猛然惊醒。

    “嗯,我刚刚感觉到,兽皇笼罩灵兽山脉的意识,已经被他收回了,现在你可以去探查雪瑶了!”

    “奇怪,兽皇监控灵兽山脉,到底有什么目的?”

    苏浩辰凝眉思索,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算了,这种事情除非兽皇肯说,否则其他人别想弄清楚,我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趁机尽快去试探雪瑶,否则难保稍有耽搁,就会再出现什么意外!”

    说着,他就下床站了起来,紧接着血龙赤红色的灵魂之力,就从眉心涌出笼罩住了他的身体。

    “血龙,你确定这一次我不会再被人发现?”

    “放心,这一次除非兽皇的意识接近,否则没有人能发现你的存在!”

    “那就好,我们走吧!”

    苏浩辰点了点头,接着身形一闪就冲出了房间……

    雪瑶的屋子外面,姬玄卓脸色阴沉如水,死死盯着窗口的灯光,隐约间,他能看到屋里一道曼妙的身影正在踱步。

    “她在想什么,是在想白天那个陈书吗?”

    姬玄卓心中升起浓浓的妒火,此刻无论雪瑶真正在想什么,他都本能的会认为,对方就是在想别的男人。

    “该死的贱女人,老子讨好你几个月都无动于衷,那小子只是见了一面,居然就让你辗转难眠的,你还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姬玄卓咬牙切齿:“以前不动你,是因为需要你给灵兽太子启灵,可是现在启灵已经结束了,你以为还能对本少爷不屑一顾?哼,今天我一定要得到你!”

    想到这里,他直接迈步走到门前,毫不客气的推门走了进去。

    “少爷,你怎么来了?”

    雪瑶早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所以此刻正凝眉看着姬玄卓走进来。

    姬玄卓关上门,满含深情的道:“雪瑶,你真不知道我为什么来?我想有些事情,你也该给我一个交代了!”

    雪瑶沉默了一下,摇头道:“少爷,这件事我已经回答过你了,家族是不允许你娶我这样一个身份低下女子的!”

    “不用在乎家族,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这些东西我都可以放弃,我想要的就只有你,不明白吗?”姬玄卓眼神好像很真诚的样子。

    此时雪瑶心里,却是一阵冷笑,她太清楚这位姬家少爷的为人了。

    这位姬玄卓少爷,平生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玩弄女人,几十年来被姬玄卓糟蹋过的女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而且那些女子的下场,不是被姬玄卓赏给手下,就是直接惨死,无一例外。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对女人动真情,他脸上所有的真情实意,不过都是伪装出来的罢了,说实话,每一次看到姬玄卓,雪瑶都感觉十分的恶心。

    可是没办法,她还需要利用姬玄卓,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必须虚与委蛇。

    心中想着,雪瑶满脸凄然,摇了摇头转过身道:“不可能的,少爷,老爷是绝对不会让你娶我的,如果你执意如此,恐怕老爷真的会杀了我的!”

    此时雪瑶背对着姬玄卓,所以并没有看到姬玄卓嘴角,泛起一抹狰狞的冷笑。

    “贱女人,居然到现在还如此不知好歹,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

    姬玄卓心中发狠,背后突然浮现出一座山谷的虚影,而在山谷的上方,则是悬挂着一轮明月。

    只见明月光华闪烁,一道月华突然射下,直接笼罩住了雪瑶。

    “怎么回事?”

    雪瑶骇然变色,感觉自己整个人居然僵住了,身体失去了控制:“少爷,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哈哈哈,放开你?做梦!”

    姬玄卓脸上的真情不在,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狰狞:“该死的贱女人,老子哄了你几个月,居然还是对我爱答不理的,真以为你有多高贵了?哼,今天老子就好好玩玩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