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至高神帝 第663章 事有不对!
    “好!”

    连心月点了点头:“对了,你把神灵异象给本座展示一下,这毕竟是一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圣者血脉,我要研究一下,也好帮你选一种合适的魂念力功法!”

    “是,大祭司请看!”

    苏浩辰心中一动,体内血脉力量运转,神灵异象马上冲出身体,并且向上延伸过去。

    他的神灵异象可是高达百米的,如果真的完全伸展开来,恐怕就会直接穿过屋顶,露在外面了。

    连心月见状突然挥手,一股庞大的力量涌出,居然直接把神灵异象压制下来,变得只有常人大小。

    “果然不愧为圣者级血脉,而且还是以己为神,的确玄妙!”

    连心月仔细观察神灵异象,片刻后点头道:“好了,你收起来吧,本座心中有数了,你这神灵异象实在是很特殊,如果单凭修炼魂念力功法,恐怕无法全力压制它的反噬,毕竟神这种东西太玄妙了,就算仅仅只是一个末流的伪神,也不是我们凡人能够对抗的!”

    苏浩辰眉头微皱:“大祭司,你的意思是说,我这种血脉力量的问题,根本没有办法解决吗?”

    “也不是,我只是说单纯的魂念力,没办法彻底压制住它而已!”

    连心月摆手笑道:“幸好你这只是一种自身的力量,而并不是天武圣界那些真正的伪神,所以还是有办法对付的,我想除了魂念力功法外,你还需要一些药物的配合,才能彻底压制住它!”

    “不过具体是什么药物,本座还需要斟酌一下,过些天会给你答案!”

    连心月看向巫青鸟:“青鸟,带他下去安排好住处,这些天你就教授他魂念力修炼的基础吧”

    “是,大祭司!”巫青鸟应诺。

    “多谢大祭司!”苏浩辰行礼,然后就跟着巫青鸟离开了。

    房间里安静下来,连心月坐着没动,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

    半晌后,巫青鸟重新走进了房间。

    “安排好了!”连心月淡淡的问道。

    “是,他已经住下了!”

    巫青鸟点了点头:“大祭司,您刚才说要我教他魂念力的基础,真的有这个必要吗?反正是要剥离他血脉力量的,到时候他就是个废人,就算学了那些基础也没用,我们又何必浪费时间,直接动手不就行了?”

    “愚蠢,你以为剥离血脉那么简单吗?”

    连心月冷哼一声:“神灵异象可不是普通的血脉力量,岂是想剥离就能剥离的,就算是以本座的修为也做不到,本座必须配合药物,而且还要得到他的信任,保证在本座动手的时候,他内心不会有太大的抵触,才能够成功,明白吗?”

    “是,属下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记住,接下来几天你要诚心教授他基础,尽量让他相信我们,哼,就让他先高兴两天吧,反正很快就是个死人了!”

    连心月语气阴冷……

    时间一天接一天的过去,苏浩辰就住在了净世神教的总坛里,而巫青鸟则是风雨无阻的,每天都来亲自教导魂念力的修炼基础,让人感觉他很诚心。

    这天夜晚,巫青鸟结束了教导准备离开。

    忽然,苏浩辰问道:“巫兄,这几天在屋里憋坏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出去逛逛,净世神教总坛的景色,我还从来没有真正看过?”

    巫青鸟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厉芒,不易察觉。

    他状似无奈的摇了摇头:“苏兄,前两天我们不是说过了吗?最近这段时间,总坛里曾经发生了一些事情,大祭司现在命令我们调查,所以未免麻烦,你还是不要出去为好,免得惹火烧身,希望你理解!”

    “巫兄,那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方便告诉我吗?”

    “不好意思,具体的事情不能透露,至少在调查清楚以前不行,苏兄,学习魂念力的基础,是很麻烦的事情,你还是专心研究吧,免得大祭司想要帮你治疗的时候,你还没准备好!”

    “是,我明白了,多谢巫兄提醒!”苏浩辰点了点头。

    “那我就先告辞了,明天我会来教你新的东西!”巫青鸟摆了摆手,就转身走出了屋子。

    看着巫青鸟离开的背影,苏浩辰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到底净世神教出了什么事,居然不允许出外走动?”

    这几天,他一直都待在屋子里,每次想要出去,都会被门外的侍卫阻拦。

    虽然巫青鸟对此已经解释过了,但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心里踏实不下来。

    夜色渐渐深沉下来,净世神教的总坛内一片安静,除了巡逻的侍卫外,基本上已经没有人走动了。

    “我倒要看看你们在搞什么鬼?”苏浩辰盘坐在床上,感知无声无息的散发了出去。

    幸好这净世神教的总坛内,种植了许多的花草树木,否则若是像外面沙漠一样光秃秃的,他的探查手段依然不可能使用。

    感知通过植物,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小心翼翼的查看整个总坛,苏浩辰立刻感觉到了一种压抑的感觉。

    人的识海看似存在于脑中,与外界完全隔离,但人的意识,其实跟外界时刻都是有联系的,只不过这种联系,一般人无法实质性的察觉到罢了。

    而正因为有联系,人自身的情绪,就会不知不觉的影响到外界。

    两个人身处同一间屋子,就算背对着背,彼此看不到对方的表情样子,但若是其中一方情绪不高,那么另一方也会感觉到,屋子里的气氛不对。

    苏浩辰用心神探查,对别人情绪的感知,就更加敏锐了,此刻他惊讶的发现,整个总坛居然都被一股压抑的气氛笼罩住了。

    他一点一点的感知,发现总坛里的人,无论侍卫还是那些侍从,居然每一个人的情绪里,都充满了浓浓的紧张和恐惧。

    甚至很多人明明在睡觉,但却依然表现出害怕的情绪,好像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偶尔几个人情绪恐惧,还可以理解,毕竟谁都有可能遇到不好的事情。

    但整个总坛可是有数十万人的,这么多人居然一起产生了恐惧的情绪,如果这种情况还算正常,那就是真的见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