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至高神帝 第664章 查探
    “他们在害怕什么?”

    苏浩辰微微皱眉,忽然指尖出现了一滴生命灵液,接着他抬手一弹,液滴就精准穿过窗户缝隙,射到了外面,整个过程悄无声息,没有惊动外面的侍卫。

    液滴在空中飞射,很快就飞到了一个院子里,这院子距离苏浩辰的住处很远,就算发生了什么事情惊动别人,也不会让人立刻就怀疑到他。

    院子说不上华贵,看起来应该是侍从们居住的地方,而在院子里还栽种着几棵树木,生命灵液就落在了其中一棵树的叶子上,然后迅速渗透了进去。

    院子里寂静一片,仿佛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事情。

    时间缓缓流逝,过了有半个时辰后,院子里的一间屋子忽然打开,走出了一个穿着内衬的青年,很明显是刚刚睡醒。

    青年睡眼朦胧,向着不远处的茅厕走去,却并没有注意到旁边的大树上,忽然有一根树枝快速生长,就仿佛毒蛇般蜿蜒着悄悄从背后靠近。

    “怎么感觉冷飕飕的?”

    青年走进茅厕,忽然感觉背后发凉,就好像有一阵风吹过似的:“唉,看来前阵子的那件事,到现在也没办法忘记,老是弄得心神不宁,连觉也睡不好!”

    他叹息的摇头,解开裤子就准备方便。

    可就在此时,毒蛇般的树枝忽然袭来,几乎是眨眼间就把他一圈圈的缠绕了起来,甚至就连嘴巴都堵住了。

    “呜呜……”

    青年惊骇欲绝,直接就吓傻了,甚至裤子被尿湿都没有注意到。

    忽然,一个淡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只是有些事情要问你,只要你实话回答,我保证你性命无忧,可如果你不老实,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明白吗?”

    “嗯嗯!”

    青年惊恐的连连点头,生怕自己回答晚了,就会被杀掉。

    同时他的心中充满了惊骇,不知道是什么人,居然敢在净世神教的总坛如此放肆?

    堵住嘴巴的树枝轻轻松开,耳边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告诉我,总坛里最近发生过什么事,为什么我感觉这里的人都很害怕,你们到底在害怕什么?”

    “你不是总坛的人,否则怎么会不知道?”青年反问。

    “唰!”

    树枝突然抬起,前端就仿佛一柄利剑般,死死的抵住青年咽喉。

    “是我在问你,明白吗?”

    “是是是,我明白了!”

    青年恐惧无比,连忙回答道:“就在一个多月前,突然有魔门的奸细进入总坛,当时发生了一场大战,总坛的不少宫殿都被毁掉了,后来还是掌教大祭司亲自出手,那些魔门的奸细才被杀掉!”

    “掌教大祭司亲自出手,难道那些奸细里面,有魔门的副门主?”

    “没错,大祭司可是宗师,也就只有副门主,才有资格让她亲自动手了!”

    青年应道:“当时大祭司本来准备抓个活口,结果那些魔门奸细居然都自尽了,所以大祭司怀疑总坛内,应该还有其他的奸细,所以这一个多月来,一直在让人调查!”

    “那调查有结果吗?”

    “没有,如果有结果,调查早就停止了!”

    青年苦笑道:“这段时间因为调查,总坛内已经死掉不少人了,据说都是被酷刑折磨死的,这件事弄得人心惶惶,大家最近做事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触了上面霉头,也被抓住折磨死!”

    房间里,苏浩辰凝目思索:“巫青鸟也说总坛里发生了一些事,看来指的就是这个,但他真的是因为怕我招惹麻烦,才不让我出去的吗?”

    想了想,他再次传音问道:“魔门派奸细进入总坛的目的是什么,还有,他们是怎么暴露出来的?”

    “据说魔门是想要偷盗魂念力功法,结果触动了藏书阁的禁制,才被发现的,也幸好如此,否则藏书阁就被魔门搬空了,那里面储藏的,可都是我们西方大漠,最顶尖的魂念力功法!”

    青年说到这里突然一愣,下意识问道:“难道……你就是魔门的奸细?”

    “你觉得呢?”

    苏浩辰冷笑道:“如果我是魔门的人,岂会不知道奸细的目的,还需要问你刚才那些问题吗?”

    “也对!”

    青年眼珠子一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犹豫了一下,问道:“你的问题已经问完了吧,不知道能不能放开我,放心,我绝对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来?”

    “着什么急,我还有其他事情要问你!”

    苏浩辰冷哼道:“那个巫青鸟你应该了解吧,他到底是什么身份,看样子很得掌教大祭司器重?”

    “巫大人出身巫氏家族,那是我们西方大漠,实力最强大的家族之一,数万年来位高权重,极得掌教大祭司的信任,他们的族长巫幻衍,也是我们净世神教最强大的祭司之一,修为已经踏入了白印祭祀的级别!”

    白印祭祀相当于圣祖境的武祖,是仅次于宗师的强者。

    青年继续道:“不过巫青鸟大人,是在魔门奸细的事情发生之后,才成为掌教大祭司侍从的,其实很多人都在奇怪,他到底是怎么得到,掌教大祭司看中的?”

    “也就是说,巫青鸟成为大祭司侍从,仅仅才一个多月?”苏浩辰若有所思。

    “是!”

    “那总坛最近来过什么外人吗?你们是不是不允许外人,在总坛内走动?”

    “外人?”

    青年疑惑道:“总坛里倒是有不少外来的人,但那些都是其他势力,派来拜访掌教大祭司的,算是贵宾了,总坛内除了几个禁地外,他们都是可以随便走动的,没有人限制他们!”

    “这样么?”

    苏浩辰眯了眯眼睛,看来巫青鸟对自己的限制,果然有问题。

    他摇了摇头:“好了,我的问题问完了,接下来我会封印你刚刚的记忆,如果你不想死,就最好不要反抗,明白吗?”

    “是是是,我明白,只要不杀我,你想做什么都可以!”青年连连点头,显然是个贪生怕死的人。

    “你还真是乖巧!”

    苏浩辰撇了撇嘴,缩小了至少一半的生命灵液液滴,忽然从树枝里冲出,直接没入了青年的眉心。

    而在这半滴生命灵液内,隐约还有一丝灰色的雾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