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至高神帝 第665章 蓝海道身水
    没有了生命灵液的支持,树枝迅速枯萎成粉末,飘飘扬扬的洒落在地上。

    “嗯,我这是怎么了?”

    青年晃了晃脑袋,脸上一片茫然,显然已经忘记刚才的事情。

    忽然,他感觉下面凉飕飕的,连忙低头一看:“对了,我是出来撒尿的,可是怎么尿在裤子里了?完了完了,这下又得洗了!”

    他脸色发红,左瞧右看没有人,才偷偷摸摸的跑回了屋里,院子顿时重新恢复了寂静。

    苏浩辰盘坐在床上,眉头紧皱:“本以为有剑无双的介绍,应该能很容易得到功法的,没想到居然还是出事了,那巫青鸟对我的目的绝对不简单,只是不知道他是自己在算计我,还是背后有连心月指使?”

    如果这件事,真的是连心月在算计,那自己的情况可就危险了。

    这净世神教毕竟是连心月的地盘,里面全都是对方的手下,而且那女人还是一位宗师境的强者,自己就算是想跑,都没有一丝的机会。

    “看来必须谨慎应对了,这件事不能硬着来,得将计就计才行!”苏浩辰心中暗道。

    同时他也在暗自庆幸,刚刚没有一时冲动,直接杀了那个青年,否则一个人突然死去,又是在追查魔门奸细的时候,难保会不会弄出大麻烦来。

    至于活人会不会泄露秘密,他并不担心,因为他刚才其实并不是封印那个青年的记忆,而是直接毁掉了,根本不可能恢复。

    先前在射出生命灵液的时候,他就在其中夹杂了一丝死亡之力。

    死亡之力可以直接毁掉,大脑中进行记忆的部分,而那半滴生命灵液,则是可以把青年的大脑迅速恢复,让其自己都感觉不到有丝毫变化。

    不过这种事情也不容易,幸好他对死亡之力的使用,已经相当娴熟了,否则很容易把对方多余的记忆消除掉,那样就漏出破绽了……

    时间在怀疑中继续下去,巫青鸟依然每天前来教授魂念力基础,苏浩辰也依然专心学习,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

    他也没有再贸然试探巫青鸟,毕竟对方也不是个简单角色,如果试探不成,反而被对方怀疑,那就得不偿失了。

    另外,这些天苏浩辰也尝试着,想办法看能不能偷偷离开净世神教,但却无奈发现,外面的侍卫把自己看的很严,根本就没有机会走出去。

    这天晚上,巫青鸟教授完之后,说道:“苏兄,大祭司已经想到解决你血脉力量的办法,明天就可以开始了,你今天晚上就准备一下吧,尽量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

    “明天就开始了吗?”

    苏浩辰点头道:“好,我知道了,多谢巫兄提醒,这一天我可是等待很久了!”

    “呵呵,放心吧,以掌教大祭司的手段,你的问题一定可以解决,好了,我先走了,你今晚就好好休息吧,我明天晚上来接你!”

    看着巫青鸟转身离开,苏浩辰眼神渐渐冷厉下来:“终于要动手了吗?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又要怎么对付我?”

    一天的时间匆匆而过,第二天夜晚,苏浩辰正在房间里等待,巫青鸟就带着两个侍卫,从外面走了进来。

    “苏兄,怎么样,准备好了吗?”巫青鸟笑容满面的问道。

    “可以了,我们现在就走吗?”

    “等一下,还是按照规矩,你把这件兜帽长袍先穿上吧!”巫青鸟挥手,身后一个侍卫,马上捧着一件长袍上前。

    “有必要吗?”苏浩辰眯了眯眼。

    “呵呵,规矩,不要介意!”巫青鸟神色淡然。

    “好吧!”

    苏浩辰把长袍拿过来穿上:“可以走了吗?”

    “当然,苏兄,请!”

    在巫青鸟的带领下,苏浩辰又一次行走在净世神教的总坛里,也不知道是不是提前安排的,路上居然一次也没有碰到巡逻的侍卫!

    半晌后来到一座大殿,两个侍卫守在门外,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而巫青鸟则领着苏浩辰走了进去。

    刚刚进入大殿,苏浩辰就发现一股淡淡的波动,在周围忽然泛出,把整个大殿都笼罩在了里面。

    “居然有阵法?还真是煞费苦心,如此隐晦的阵法波动,如果换成一个不懂阵法的人进来,根本就无法察觉到。”

    苏浩辰心中暗道,目光若有若无的扫向四周,发现大殿的墙壁上,隐约有一些古怪的花纹。

    这些花纹混杂在其他的图案里,很不容易察觉,但他却能看出,这正是用来布置阵法的规则符文。

    两人穿过三道门,走进了一个偌大的房间。

    房间周围摆放着不少架子,架子上存放着很多的药材,而在房间的中央,则是摆着一个很大的木桶,看上去像是一个浴桶。

    不过这浴桶内盛放的不是清水,而是深蓝色的药汁,散发出浓浓的药香。

    “怎么样,苏小友,你准备好了吗?”

    忽然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就见身穿金色兜帽长袍的连心月,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过大祭司!”

    苏浩辰拱手:“大祭司,不知道这桶药汁有什么作用?”

    “呵呵,本座前些天跟你说过了,单凭魂念力的功法,是没办法完全压制你体内血脉力量的,必须配合药物才行!”

    连心月笑着指了指木桶:“这桶里盛放的,就是本座这些天研究,专门为你配置的药物,只要你浸泡过这些药,然后再修炼我帮你选定的功法,必定能够让你以后,再也不被血脉力量反噬了!”

    “原来如此!”

    苏浩辰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但心中却阴沉下来。

    他既然已经怀疑巫青鸟和连心月,当然不会相信,对方真的会帮助自己,解决血脉力量的反噬,所以这桶药物必定有问题。

    看到他沉默下来,连心月问道:“怎么了,苏小友,你有什么疑问吗?”

    “我没有疑问!”

    苏浩辰连忙摇头:“只是大祭司百忙之中,还要费心帮晚辈治疗身体,实在是让晚辈感激不尽!”

    “苏兄,大祭司对你可是相当欣赏的,她说像你这样的人才,整个圣墟大陆都是少见的,所以很愿意帮你!”

    巫青鸟插嘴道:“好了,你如果真的感谢大祭司,就赶紧开始泡药浴吧,只要你能尽快解决血脉问题,就算是报答大祭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