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至高神帝 第682章 魔门的动向
    “解释什么,解释你并不想当掌教大祭司,并不想谋害本座,一切都是被魔门逼得?”

    连心月好笑的摇了摇头:“巫幻衍,如果你大大方方承认,本座还当你是个男人,可如果你到现在了,还想要所谓的解释,那就真让本座瞧不起你了!”

    “我……”

    巫幻衍被说的哑口无言,其实他根本没想解释,只不过刚刚突然见到连心月,一时间被吓蒙了,所以才有些语无伦次罢了。

    没办法,连心月数十万年来,早已在净世神教建立了无上权威,所有人都从心底深处,对她充满了深深的敬畏。

    别看巫幻衍已经联合魔门,背叛了连心月,但对于这个女人,他心里其实依然十分的恐惧,这种恐惧已经深深铭刻在骨子里,永远都不肯能抹去。

    “好了,不要浪费时间了!”

    连心月眼神淡淡的扫视周围:“魔门的人呢,巫幻衍,你不是已经跟魔门联手了吗,怎么今天他们没有派人来,你不会是以为单凭自己,就能把本座重新封印吧?”

    巫幻衍脸色阴晴不定,他当然不是不想带魔门的人来,而是两年前封印连心月之后,魔门的高手就都被召唤回去,据说是要跟魔尊一起闭关,研究一样宝物。

    如今留在净世神教的,都只是一些普通的魔门武者,就算带来也没用。

    此时苏浩辰也从地洞中飞出,来到了紫宸身边:“前辈,你没事吧?”

    “没事!”

    紫宸摇了摇头:“刚才在地底下发生了什么,大祭司苏醒的时间,好像比我预计的早了很多?”

    “也没有什么,我就是用神灵异象,帮大祭司加快了意识和肉身的融合而已,所以她苏醒的快了一点!”

    苏浩辰随意解释道。

    紫宸顿时投来震惊的目光,就好像在看怪物一样:“你的神灵异象,居然还有这种能力,好家伙,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不过也幸好你让大祭司提前苏醒,否则刚才我就死在巫幻衍手里了,这还真的好好感谢你!”

    “前辈客气,我其实也是在自救罢了,毕竟如果真让他们重新封印了大祭司,我最后也得被他们杀掉!”

    苏浩辰摆手道。

    “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救了我,苏小友,这份恩情紫某救下了,将来如果有什么事尽管开口,紫某必定绝无二话!”

    紫宸豪气的拍了拍胸口,说道。

    这个时候,连心月的身上,忽然散发出了一股冰冷的杀机。

    在这股杀机的笼罩下,巫家的上百个高手,直接就被禁锢住了身体,就连巫幻衍都身体僵硬,一动都不能动。

    这就是宗师强者的可怕,他们如果想要杀人,其他的武者祭司,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你是说,魔尊在闭关研究一件宝物?”

    连心月冷冷的问道:“告诉本座,那是一件什么样的宝物,有什么作用?”

    巫幻衍脸色灰败下来,从连心月出现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死定了,所以心中早就不抱活下来的希望。

    不过死归死,他却不想临死之前,再受到什么折磨。

    他很清楚,面对一位宗师,任何秘密都不可能保留,只要是连心月想要知道的,就有一万种办法能够得到,

    所以与其受苦,他还不如老老实实的交代出来。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那具体是什么宝物,毕竟虽然双方合作,但魔门不可能把自己的秘密告诉我!”

    巫幻衍摇了摇头:“我只能从他们的只言片语里,推测出一些事情罢了,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件宝物应该是魔尊炼制,专门用来对付七大宗师的,威力相当可怕,甚至有可能杀掉宗师!”

    “杀掉宗师,这怎么可能?”众人骇然变色,感觉这话简直匪夷所思。

    宗师是什么?

    那是悟透天地至理,在天地间铭刻下自身的生命烙印,是世间最强大的存在,每一位宗师的实力,都可以说是震古烁今。

    而且因为铭刻下生命烙印的关系,宗师可以说已经与天地融为一体,达到了真正天人合一的境界,只要烙印不被抹去,他们就算是被打成粉末,也可以重生,不死不灭。

    这也是为什么两年前,巫幻衍和魔门的高手,不直接杀掉连心月,而仅仅只是封印的原因所在,因为他们根本就杀不死连心月。

    可是现在巫幻衍说,魔尊有一件宝物,居然能够杀死宗师,这如何能让众人不震惊?

    看来不仅仅七大宗师,在研究杀掉魔尊的办法,魔尊同样也一直在研究,如何彻底的抹杀掉七大宗师,而且很明显,他已经快要成功了。

    连心月面色凝重,第四次正魔大战,之所以还没有开启,就是因为魔尊和七大宗师,都没有找到彻底杀死对方的手段。

    但如果魔尊的那件宝物,真的能够灭杀七大宗师,就意味着圣墟大陆的平静局面,很快就要被打破了。

    “我被封印了两年,不知道那几个老家伙的进展怎么样了,希望他们也已经完善了,杀掉魔尊的办法,否则一旦正魔大战开启,我们将会彻底陷入被动!”

    连心月暗暗想到:“看来等到解决了教内的事情,我要赶快去一趟浩然武宗了!”

    想到这里,她抬头再次看向巫幻衍:“好了,本座想要知道的事情已经问完,你还有什么遗言吗?如果没有,就可以乖乖受死了!”

    “我……”

    巫幻衍长叹,低头看了眼苏浩辰,心中充满不甘。

    他真的很后悔两年前被苏浩辰跑掉,当时如果能够融合苏浩辰的血脉力量,现在他很有可能已经突破宗师了,又怎么会在连心月手底下,毫无反抗的能力?

    但是可惜,事情过去就是过去了,就算再后悔也没用,时至今日,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闭目等死了。

    “我没有其他想说的,只希望大祭司宽宏大量,能够给我巫家留下一些血脉,毕竟所有错事都是老夫做的,那些年轻的小辈,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恳请大祭司能够放过他们!”

    巫幻衍落寞的恳求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