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至高神帝 第774章 剥夺血脉
    此时极境塔的情况,已经惊动了上空的所有人,无论是正道还是魔门,都不可置信的看着下方。

    与魔骨一样,刚才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苏浩辰已经无力,第三次催动极境塔了。

    所以魔门的人,一个个都幸灾乐祸,而正道一方的人,则是有一部分,都准备下来跟魔骨拼命了,希望能救出苏浩辰。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极境塔居然再一次被发动了,而且好像威力比先前两次还要强大!

    看着下方被禁锢住,就连挪动一下脚步都困难的魔骨,所有人都傻眼的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甚至就连上空的云易衍和魔灵,都猛然停止了战斗。

    “哈哈哈,这小子还真是让人出乎预料!”

    云易衍眉开眼笑,他本来的打算,是最多把两个副门主重创,让对方知难而退,却没想到,苏浩辰居然能把磨骨直接给封禁。

    如此,魔骨无法逃脱,而随着极境塔爆发出的力量越强,最终魔骨恐怕会被直接杀死!

    “该死,魔骨这家伙怎么就不长脑子,居然连续两次中计?”魔灵脸色阴沉如水。

    “呵呵,不是他不长脑子,而是他的对手太聪明了,把他的一切行动都算计的滴水不漏,所以我经常说,实力很重要,但智谋同样重要。”

    云易衍笑道:“行了,你着急也没用,只要有我在,你就不可能下去救魔骨!”

    “哼,用不着救,那小子终究只有灵祖境而已,我不相信他能一直困着魔骨!”魔灵话虽然是这样说,但眼神却有些闪烁,似乎信心不足。

    侵入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强大,魔骨突然间惊叫:“小子,你在干什么,你在剥离我的天魔血脉?”

    他终于发现了苏浩辰的目的,所以心中越发惊恐。

    天魔血脉,可是他最大的依仗,如果没有这种血脉,他的实力将会跟普通圣祖,没有任何的区别。

    而且天魔血脉只要融入,就很难被剥离,可一旦被剥离成功,将会给他造成巨大的损伤,甚至有可能丢掉性命,这让他如何能不害怕?

    但就算是再害怕也没用,因为此刻他根本就没办法逃离,极境塔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让他就算全力反抗,也依然无济于事。

    “嗡嗡嗡嗡……”

    一股股可怕的力量震荡,疯狂灌注进魔骨的身体当中,让他的天魔血脉渐渐与身体分离。

    这个时候,苏浩辰运转自己的血脉力量,只见一道神灵异象出现,直接跟魔骨的身体融合,开始强行夺取其体内的天魔血脉。

    刹那间,一股磅礴的意志汹涌而来,直接让苏浩辰识海震荡。

    天魔血脉,是由魔尊赐予手下弟子的,所以其中多多少少,都留存着魔尊的意志,而如果谁想要强行剥夺天魔血脉,立刻就会遭到魔尊意志的攻击。

    那毕竟是真正宗师的意志,威力不言而喻,如果换成是其他的武者,恐怕瞬间就会被震得魂飞魄散。

    但苏浩辰却是毫无惧色,只见当魔尊意志冲入识海后,生命灵树和死亡祭坛同时震荡,强悍的力量直接就把魔尊意志镇压磨灭,根本没有产生任何的作用。

    没有了魔尊意志的侵袭,苏浩辰就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对神灵异象的操纵上,全力吸取对方的天魔血脉。

    “啊……”魔骨凄厉惨叫,深入骨髓的痛苦,让他简直想立刻自杀,也好过这种如同酷刑般的折磨。

    而这个时候,苏浩辰却是感觉无比的舒爽,天魔血脉不愧为是来自于魔尊的赐予,其中蕴含的力量相当强大,而且无比的精妙,蕴含着大量的天地规则。

    这些天地规则,正是魔门副门主能够抗衡宗师的原因所在,它们可以把副门主的力量,成百上千倍的增幅,发挥出远超自身修为的攻击力。

    “啊……小子,快放开我,放我离开……”

    魔骨的惨叫越来越高亢,显然所承受的痛苦也在不断增强。

    终于当痛苦增强到某个临界点的时候,魔骨的惨叫戛然而止,现场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僵硬不动的魔骨,就在此时,神灵异象突然脱离魔骨身体,走向了苏浩辰。

    只见此刻的神灵异象,已经不是先前虚幻的样子,而是变得犹如实质,并且里面还有一股股血红色的能量,正在不断的流动,这些血红色能量,正是魔骨的天魔血脉。

    “扑通!”

    魔骨软倒在地,就好像被抽了骨头一样,软绵绵的躺在那里站不起来,甚至就连身上的气息,也变得极其虚弱,显然被抽掉天魔血脉,对他的伤害极大。

    神灵异象走进苏浩辰的身体,两者重新合而为一,顿时一种奇异的感觉袭上心头,让苏浩辰的意识空前通透,好像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秘密能隐瞒自己,任何的规则,都能被自己掌控。

    这个时候,极境塔恐怖的力量慢慢消散,然后一道淡淡龙影飞出,没入了苏浩辰体内。

    “接下来就靠你了,希望你能尽快完成八方镇域钟的晋级,我这次已经严重损伤灵魂,只有成为天兵的器灵才能恢复!”

    血龙虚弱的说道。

    “好,我会尽快开始锤炼镇域钟。”苏浩辰点了点头。

    血龙的灵魂沉寂下去,苏浩辰睁开双眼,就见整个极境山脉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而前面魔骨的眼中,更是充满了彻骨的仇恨。

    “小子,你居然敢夺我的天魔血脉?”

    魔骨咬牙切齿,猩红着眼睛,似乎恨不得冲上来把苏浩辰咬死,但是可惜,他受的伤太重了,根本就连战都站不起来。

    “敢不敢,我都已经夺了,你能耐我何?”

    苏浩辰淡然说道:“老家伙,多谢你的天魔血脉,我一直在锤炼一件兵器,你的天魔血脉,很可能让我提前成功,所以接下来,我会让你死的痛快点,也算是报答了你的天魔血脉。”

    “可恶!”

    魔骨气得吐血:“小子,你不要得意,天魔血脉乃魔尊大人所创,古往今来从没有被人夺走过,今天老夫也许会死,但魔尊大人绝对不会放过你,他一定会杀了你,老夫在幽冥地狱等着你,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