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至高神帝 第860章 栾枫的仇家?
    另外,栾枫还拥有强烈的野心,在他内心深处最想做的,就是有一天拥有强大修为,执掌整个栾家,杀掉所有曾经欺负过他的人。

    “看来还真不是个安分的人,手段也是相当毒辣。”

    苏浩辰摇了摇头:“可惜既然落到我手里,你就再也没机会实现野心了,而且杀了你,也算是给那些枉死在你手里的人报仇!”

    接下来的几天,苏浩辰就开始以栾枫的身份,在栾家的祖宅各处行走,他的一举一动都惟妙惟肖,所以栾家的人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个栾枫早已是假的了。

    不过可惜的是,也许是因为关押着剑无双,栾家对地牢的看守十分森严,让苏浩辰始终没有找到机会进去。

    栾枫虽然修为已经踏入域主境,但因为是旁支身份,在栾家的地位不高,所以没有掌握太大的权力,只是负责看守祖宅的库房。

    这天,苏浩辰待在库房门口思索,要怎么才能进入地牢?

    正在这个时候,几个青年忽然从远处走来,这几个青年神态趾高气昂,一看在栾家的地位就不低。

    “是主家的子弟?”苏浩辰微微皱眉。

    在栾家内,主家和旁支的地位,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对于主家的子弟们来说,旁支弟子简直就如同奴仆一般,除了不能随意杀掉外,前者可以命令后者做任何事情。

    也正因为如此,每一个旁支子弟从小到大,都是受尽了主家子弟的欺辱,栾枫也不例外。

    远处走来的几个主家子弟,大部分都是天武境修为,只有走在最前面的一个青年,修为已经踏入了域主境初窥,跟栾枫的级别一样。

    苏浩辰得到了栾枫的记忆,所以一眼就认出来,那个青年叫栾云峥,正是当今青原府尊栾雄的儿子之一。

    因为栾雄的关系,栾云峥即使是在主家子弟里面,也是地位最高的,所以从小就娇纵跋扈,栾家的旁支子弟里,几乎全都受过他的欺负。

    尤其栾枫年轻时,曾经不小心得罪过栾云峥,自此就被对方记恨上了。

    在栾枫的记忆里面,几乎每次碰到栾云峥,都会遭到对方的羞辱和毒打。

    甚至有时候栾云峥不高兴了,还会找人专门把栾枫抓回去毒打出气,可以说是无比的狠毒。

    而栾枫当然也因此,对栾云峥恨之入骨,时时刻刻都想着要杀了对方。

    只可惜,栾云峥在家族里的地位太高了,出外又随时都有高手保护,所以栾枫始终都没有找到机会报仇雪恨。

    “真是冤家路窄,看来今天有麻烦了。”

    许成微微皱眉,忽然心中一动:“对了,也许这个栾云峥,会是我进入地牢的机会也不一定?”

    既然潜入地牢的方法行不通,那看来就只能另辟蹊径了。

    在栾家,旁支子弟反抗主家子弟可是重罪,更何况这个栾云峥的地位又相当高,如果自己把这家伙重创,应该足够让栾家的高层,把自己关押进地牢了吧,那样自己的目的岂不就实现了?

    “这倒的确是个好主意!”

    苏浩辰玩味一笑:“栾枫啊栾枫,虽然我占

    用了你的身份,但现在却有机会给你报仇了,这样一来,也算是我还了你一个人情,嘿嘿!”

    “你在笑什么?”

    突然一声大喝传来,只见那群青年已经走到近处,栾云峥面无表情,目光冰冷的望过来。

    周围几个青年见状,顿时都嘲讽的议论起来:“嘿嘿,看来栾枫又要倒霉了。”

    “是啊,自从当年的事情以后,云峥大哥就视栾枫为眼中钉,每一次见到都要羞辱一番,从无例外过。”

    “哼,这也只能怪栾枫不知好歹,居然敢跟云峥大哥抢女人,云峥大哥没杀他就不错了。”

    其实两人的恩怨说来也很简单,当年栾枫和栾云峥年少的时候,曾经喜欢上过同一个女孩。

    爱情这种东西是很奇妙的,它能让人刻苦铭心,也能让人陷入疯狂。

    尤其是初尝爱情的少年男女,更会因为它而不顾一切,甚至是冲破某些禁忌而不顾后果。

    本来以两人的地位来说,栾枫是没有资格跟栾云峥抢的,按照栾家的规矩,他必须主动退出,把女孩拱手让给栾云峥才对。

    可爱情的滋味,却让栾枫忘记了这些,他不顾一切的追求那个女孩,甚至被人警告都不放弃。

    而巧合的是,那个女孩也对栾枫情根深种,不可自拔。

    郎有情妾有意,这本来应该是一出美好的爱情,可是却让栾云峥感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栾云峥从小到大备受宠溺,一直都是想得到什么就能得到,可是现在居然被人抢走了女人,这让他怎么可能不恼火?

    于是栾云峥就直接派人,把栾枫和那个女孩抓了回来,并且当着栾枫的面,侮辱杀害了女孩,两人的仇就此结下。

    虽然碍于家规,栾云峥没有杀了栾枫,但栾枫就是在他心中的一根刺,所以这些年每当碰到机会,他都会羞辱折磨栾枫,消解心头之恨。

    对于这件事,栾家没有人同情栾枫,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是栾枫自讨苦吃。

    也正因为如此,栾枫才随着成长,性格越来越扭曲,最后开始以折磨其他人为乐,发泄自己心头的愤恨。

    在场的众人幸灾乐祸,可是他们哪里知道,眼前的栾枫早已不是本人了。

    听到栾云峥的问话,苏浩辰理也不理,依然随意的坐在椅子上。

    “嗯?”

    栾云峥眉头一皱,眼中闪过怒火:“好大的胆子,栾枫,没听到本少爷在问你话吗,为什么不回答?”

    苏浩辰看了他一眼,再次低头做自己的事。

    周围的几个青年都神色惊讶,不可置信的看着栾枫,就好像是在看怪物一样。

    其实对于栾云峥的折磨,栾枫一开始还是有所反抗的,可是每一次的反抗之后,他都会受到家规的惩罚,所以久而久之,也就变得逆来顺受了。

    尤其是最近这些年,每次见到栾云峥,栾枫都是低眉顺眼的,不敢有丝毫的忤逆。

    可是现在,栾枫居然敢无视栾云峥的问话,这当然让众人感觉不可思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