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始医仙江昊〕〔都市极品仙尊〕〔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上门神医〕〔农门王妃相当甜〕〔江昊叶梓瑶〕〔极品花都医仙〕〔都市古仙医〕〔农门王妃相当甜〕〔寒门小福妻〕〔迷踪谍影〕〔上门神医江昊〕〔天行医尊〕〔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女婿 015 赌约
    这10颗原石运上来以后,便开始一颗一颗拍卖了。

    第一颗原石,是最大的一颗,也最有可能切出翡翠的石头。

    陈驰开口“第一颗原石,重量10公斤,在场诸位很多都是懂石头的人,石头的质量我就不多说了,现在开始拍卖,起拍价,50万”

    当开始拍卖以后,便不断有人开始加价。

    “我出一百万。”刘少第一个喊。他是得到内幕的人,他表哥告诉他,第一颗原石,最少可以切除价值3百万的翡翠来。

    “一百五十万。”立马有人跟价。

    “我们要不要也跟一下”江雪开口,第一次问何金银意见。

    这简直就像太阳同时从西北南三个方向升起来。

    何金银摇头,“这块石头,表面看着华丽,但是内部就是一块废石。估计就值五十万。”

    “妹夫,我不信。”江紫哼了一声。

    “不信那要不,我们打个赌吧”何金银笑道。

    “打赌,打什么赌”江紫一愣。

    “这样吧,如果我能把10块原石的价值都估值准确,那么,你就算输了。否则,就是我赢了。输的人,给对方洗一个月的衣服、鞋子和臭袜子,如何”何金银说道。

    江紫一听后面的东西,顿时怒道“何金银,你还想要我给你洗衣服鞋子和臭袜子,你做梦吧”

    “怎么,你也觉得你会输不赌就算了吧。”何金银耸了耸肩,毫不在意。

    “我会输别说大话了。10块原石你都估值,而且都能估对你以为你是赌石大神啊。好,我和你赌小雪,你给我们做证。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如果何金银输了,你得再给我买一次那红宝石罗马葡萄。”江紫握着拳头,胸口起伏道。

    “行。”何金银平淡的点头。

    江雪无语了,拿这两个人没办法。

    特别是自己的姐姐,她老是欺负何金银。

    何金银也是,怎么那么废呢,老是让一个女人欺负。

    这次,估计他又要输掉,然后给她姐洗一个月的衣服和臭袜子以及鞋子了。

    “何金银,别赌,你肯定输。输了以后,我姐肯定会故意为难你,到时候,她一天换十件衣服,换10双鞋,换10双袜子,有得你洗了。”江雪说道。

    何金银听到这话倒是一愣,江雪这是在关心自己吗

    摇了摇头,何金银说道“我不会输的。”

    “哼,吹牛肯定要付出代价。行吧,那我就做你们的证人。”江雪点头。

    就这样,何金银和江紫的赌约成立。

    而这么一会儿工夫,第一颗原石,被陈少400万给拍走了。

    “阿紫,等一下,我那石头切出了翡翠,我打一块大大的翡翠项链给你。”此刻,刘少朝江紫说道。

    江紫尴尬一笑,没有答话。

    刘少此刻,冷笑的看了一眼何金银,然后,说道“何金银,王老爷子说你有一双慧眼。你说,我这块石头,能切出多少绿来”

    “一文不值。”何金银毫不客气的说道。

    “哦,是吗何金银,要不,咱们打个赌。如果切出来的绿超过两百万,你叫我一声爷爷如何”刘少说道。

    “那要是低于两百万呢”何金银反问。

    “低于两百万,我叫你爷爷。”刘少压着怒火说道。

    反正他是不会输的,因为,他已经得到了内幕。这块石头的价值,至少两百万。

    “不不不,之前你已经叫过我爷爷了。没意思,还是不赌了。”何金银耸肩,觉得这个赌注对自己不公平。

    “那你想怎么样”刘少怒火都快喷出来了,不过,还是极力忍着。

    “要不输了,你叫我祖宗吧,怎么样”何金银开口。

    江家的人都无语了,这何金银,以前闷闷的不怎么说话,十足的窝囊废,怎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

    他去京都一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怎么改变这么大

    “好”反正不可能输,刘少咬牙同意。

    “行,那就去切石头吧。”何金银说道,随后,跟着刘少上台。

    那刘少,害怕何金银反悔,于是一上台,就笑着说道“王老爷子,董总,马总,各位朋友们,请大家给我和何金银做一个公证人。”

    “公证人”众人一愣。

    “是的,我和何金银先生,刚才打了一个赌”

    随后,刘少便把二人赌约说了出来。

    说出来以后,场下一片哗然。

    “何先生,我劝你还是不要赌。你可能对于古玩之类的东西看得很准,但赌石和古玩不太一样。我也算是赌石的老玩家,这块石头,在我看来,品色上佳,里面能够切出来的绿,价值估计会在三百万以上。”说这话的人是马勇马总,他倒是好意。

    省城来的女富豪董总也开口“确实,何先生,还是不要赌了。”

    连王老爷子,都朝何金银摇了摇头,示意他可能会输。

    陈老墨这会儿在场下笑道“哈哈哈江如海等下要出丑了。如果何金银叫了刘少当爷爷,那么,江如海岂不是要叫他当爸”

    “何金银那蠢蛋,怎么能和刘少打这样的赌。”江紫气鼓鼓的说道。

    倒是江如海,一边欣赏着之前何金银送他的字帖,一边摸着下巴说道“万一金银赢了呢”

    “不,不可能赢的。那刘少底气那么足,肯定事先得到了内幕。”江紫担忧,她也不想何金银叫刘少当爷爷啊,那样,她们江家的人也跟着丢脸。

    场下还有一群人,跟着看热闹。

    不少人喊道“切石头,切石头。让何金银喊爷爷”

    “切石切石”

    “”

    主持人陈驰冷笑一声,心里暗道“何金银,这次,你丢脸要丢到家了。”

    在一群人的渲染之下,陈驰让专门切石的工作人员上台。

    “刘少,一刀两断吗”工作人员问道。

    “对。”

    赌石行业,流传着一句话,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衣。

    或许这一刀下去,就是几百万。当然,也可能一钱不值。

    “咔咔咔”原石在切石机的切割之下,慢慢的呈现。

    场下的众人,都屏住呼吸,仔细的看着。

    一秒,两秒,三秒

    一分钟,两分钟,直到原石被切成两半,但是,都没有出绿。

    一点绿都没有

    “没绿”刘少脸色大变。

    “切,继续切。”刘少朝那工作人员喊道。

    工作人员点头,接着,开始且第二刀。

    “咔咔咔”

    第二刀落下,还是没有出绿。

    “滋滋,表明品性这么好的石头,居然是块废石”马总摇头,特意多看了一眼何金银。

    “何小友,真的是长了一双慧眼。这慧眼,不单单只是看古玩,原石也能看。”王老爷子对何金银,也是越加的感兴趣了。

    场下其他的人,也是发出一声嘘声。

    “切,继续切”刘少有点焦急了。

    钱他不在意,但他怕输啊。

    这一次要是输了,那面子可就丢到地狱去了。

    输了,可是要叫何金银祖宗啊

    “刘少,最后一刀了。”赌石行业,一般只切三刀。

    三刀下去,如果还没出绿,那一般就不会再出绿了。

    “咔咔咔”工作人员,切下第三刀。

    刘少屏住呼吸

    突然,有一道光绽放。

    “出绿了,出绿了。”刘少兴奋的跳了起来。

    “哈哈哈何金银,出绿了,等着叫我爷爷吧。”

    刘少看到那一抹绿,兴奋异常啊。

    然而,真正懂的人,都摇了摇头,哭笑不得。

    这石头里面,的确有绿,但是品种很差,而且数量很少。最多价值五十万。

    刘少却不懂这些,兴奋的朝陈驰问道“陈驰,这些绿,价值多少是不是最好两百万”

    陈驰苦笑,摇了摇头,“刘少,这些绿品相很差,数量也不多,大概大概价值五十万左右”

    “什么”这话一出,刘少差点瘫软在地上。

    五十万

    那何金银好像说的就是这么多。

    他对了,他才是对的。

    刘少脑袋里面嗡嗡嗡的,羞愤不已。

    “哈哈哈我就说嘛,金银说不定会赢的。”江如海此刻,大笑了起来,同时,又朝陈老墨那边看去。

    那嘚瑟的眼光,让陈老墨心里一阵憋屈。

    今天这个女婿,真是给自己涨脸啊。

    江雪也松了一口气,“赢了。”

    江紫则是心情复杂,她一方面,当然是想要何金银赢。这样,何金银就不用叫刘少当爷爷,她们江家就不会丢脸。

    但另一方面,她也不想自己输,不想给何金银洗衣服和臭袜子。

    “不,后面还有9块石头,我就不相信,他所有的石头都能准确估价。”江紫握着拳头,暗道。

    她还是不相信,自己会输。

    场上,何金银微笑的看向刘少,淡淡的说道“刘少,你输了。”

    “这”刘少尴尬。

    他张了张嘴巴,用只有何金银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何金银,你不要太过分了。”

    “愿赌服输。”何金银冷淡道。

    “我给你钱”

    “愿赌服输。”何金银直接大声道。

    “你”刘少此刻,脸色憋得通红。

    而场下,马总等富豪也开口道“小朋友,愿赌服输。”

    场下,不少人都看热闹,看到马总等富豪都开口了,不由也添油加醋,一起说道“愿赌服输。”

    “愿赌服输。”

    “愿赌服输。”

    “”

    “何金银这样得罪人,是不是不太好啊”楚云秀朝江如海看来。

    却看到江如海,也扯着嗓子喊道“愿赌服输,愿赌服输。”

    楚云秀“”

    一幅字帖,就把这老家伙的立场完全改变了。之前还处处贬低何金银来着,现在,居然也跟着身边的年轻人瞎凑热闹。

    场上刘少脸色憋得通红。

    这一次,真是丢脸丢大发,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直接瞪了何金银一眼,然后扭头,想要直接离开。

    想要他叫何金银为祖宗

    不,不可能

    “砰”可就在他刚走几步,突然间,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他感觉到膝盖那里一疼。然后,重重摔倒。

    而这一摔,恰巧跪在了何金银的面前。

    何金银微笑道“刘少,叫就可以了。还怎么朝我跪下了这距离过年,还早着呢,这么早,就要给我拜早年真是个孝顺的孩子呢”

    刘少羞愤不已

    他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赶紧想要离开这拍卖会。

    丢脸,太他么丢脸了。

    这真的是他这一辈子,最丢脸的一次。

    “哈哈哈哈”

    场下,还有不少看热闹的人大笑着。

    刘少愤怒、仇恨的盯着何金银,这一刻,和他彻底撕破脸皮。

    “何金银,你给我等着,给我等着”

    “我等着呢,等着你有一天,跪下来叫我祖宗”何金银脸上微笑,但是内心,却冰冷的说道。

    还想给我戴绿帽子

    简直就是找死  刘少,这只是你不幸的开始,你的结局,将会比这更加悲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