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叶辰萧初然〕〔重生之狂暴火法〕〔盛世红妆倾天下〕〔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邪王绝宠:医品特〕〔奶爸的修真人生〕〔都市之仙帝归来〕〔一胎俩宝,老婆大〕〔一世巅峰林炎〕〔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凤无忧慕容毅〕〔一世巅峰林炎〕〔疯狂进化的虫子〕〔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武映三千道〕〔总裁的下山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女婿 150 那条路
    当天晚上,当然也没有发生什么。

    也不是何金银不行,而是二人还没到那种水到渠成的地步。

    今晚,江雪第一次帮何金银按摩,这等事迹,该载入何金银的‘史册’了。

    他后来,还真拿出了画笔和画纸,将江雪给他按摩的一幕,给画了下来。

    画纸上,何金银享受的模样,画的淋漓尽致。江雪的美丽风情,栩栩如生,国色天香。

    看完画以后,江雪一愣。

    心说,我有画里的人那么美吗?

    不自恋的她,照镜子太少,还不知道,自己有多祸国殃民,倾国倾城。

    “何金银,你这画画水平,也很高呢。”江雪感慨道。

    她是越来越看不懂何金银了,发现何金银身上的秘密,就像一口深渊一样,深不见底。

    其实,不是她现在看不懂何金银。而是她,以前根本就不屑于看罢了。

    她对何金银的过去,又了解多少呢?

    她只知道,何金银是个孤儿,大学上的是技校。可她哪里知道,即便是作为一名吃不起饭的孤儿,何金银曾经小学、初中、高中又读过多少本书呢?

    高中的时候,他就把资本论,读了7、8遍了。初中的时候,他曾画画拿过省级奖,高中的时候,他唱歌得过第二名,之所以没得第一,只不过因为第一名被有钱人买走了名额…

    曾经,他每天学习到深夜,宿舍里夜晚10点熄灯,熄灯以后,他就跑去操场的路灯下看书。

    他学习,不仅仅只是学习当时学校里的语数英、数理化,他还看很多很多的书,医学方面的,经济方面的…

    如今,何金银精通那么多特长,难道,真是靠隐国那1年吗?不,靠的是厚积薄发,靠的是,他前面二十多年的没日没夜的努力。

    隐国那1年,只是彻底激发他体内的宝藏。

    当然,还有他的基因,何家那种天才般的学习基因,也是不可或少的!

    只有真正吃过苦的人,饭都吃不饱的人,才会懂得何金银那种迫切努力的心,懂得何金银,那种想要往上爬的心。

    “何金银,我突然对你的过去,有些好奇了。”江雪突然双手撑着下巴,看着何金银画出来的那幅画。

    何金银默然不语。

    那些苦难的过往,又何必告诉她呢?

    他只想给她美好。

    “对了,何金银,你…你有没想过,寻找你的父母呢?”这个时候,江雪突然这么问道。

    而这话一出,何金银愣了一下。

    父母?

    多么一个陌生的词啊。

    即便,何金银到了隐国的那一年,他见到了自己的亲生爷爷,那个坐在何家至尊宝座上的权威老人,但却依然没有看到自己的父母。

    他曾问过那个老人,他的父母在哪?

    可是那个老人,默然不语,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

    他只说了一句话,“你爸妈,都很爱你!”

    何金银有些不懂,都很爱他,为何从小,却又将他抛弃?

    “何金银,你怎么了?”就在这个时候,江雪突然碰了一下何金银,她发现,何金银的双眼,已经赤红、赤红。

    这是她从未见过的。

    虽然,江雪一直说他窝囊废、窝囊废,可是,这个她口里的窝囊废,好像从未柔软过,从未落过泪。

    但现在,他似乎,在江雪面前呈现出了他的柔软。

    江雪突然很想、很想了解这个男人的过去。

    她突然很想、很想,用自己的温柔,弥补他心间的那片柔弱。可是,自己…好像并不会温柔。

    哪怕心里想,但习惯了,表达不出。

    她只会,冷冰冰的。

    夜已经很深了,江雪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一件事情。

    她记得,小时候,在老家旁边,有个孤儿院。

    她和姐姐江紫,经常也会去那孤儿院旁的一块空地上玩。

    有一天早上,她看到了一个和她年龄差不多,但却瘦弱不堪的小男孩,肩膀之上,扛着一张大课桌,背离着他而去。

    她问姐姐:“江紫姐,怎么那里有个那么小的孩子,扛着大课桌去学校啊?他的爸爸妈妈呢?”

    以前,那些很差的私人学校里,课桌,是要自己带着去学校的。但是,那笨重的课桌,都是爸爸、妈妈,帮着他们搬。

    不会像那个小孩子一样。

    江紫听到妹妹的问题,舔着棒棒糖,说道:“可能,他是个孤儿吧!”

    “哦。”小小的江雪,从那一天,才知道,原来,孤儿,是要自己搬大课桌。

    那个时候,江雪才7岁,她才懂得,孤儿要搬大课桌这个道理。然而,那个比她还小了几个月的瘦弱男孩,肩膀之上,却又何止扛着那一张大课桌呢?

    江雪突然,鼻子有点酸。

    看着此刻的何金银,心里有点疼。

    心疼。

    黑夜里,她柔声道:“何金银,你小时候,背过那种很重的东西吗?”

    何金银点头:“背过。”

    “那是什么呢?”江雪问道。

    “记得,7岁那年,肩上背过一张大课桌去学校。走过了5里路,当时觉得,那课桌好重。觉得那条路,好远。”何金银轻声说道,语气平淡。

    黑夜里,背对着何金银,盖在被子里的江雪,突然间,泪流满面…

    ……

    第二天一早,吃过了早餐,何金银照常开着车去送江雪。

    今天上午,何金银在学校里面并没有课。

    江雪和他说,她们公司,今天有一个都市职场剧的剧组,来她们公司取景,拍摄几个场景。

    那个导演,据说还是宁海挺有名气的导演,叫做赵刚。

    江雪以前,认识这个赵刚,而且,还曾请赵刚,给他们公司拍摄过一个宣传广告。

    “赵刚?是不是拍摄过‘大山中的年轻支教’那部电影的导演?”何金银突然问道。

    “是啊,何金银,你也看过那部电影?”江雪倒是有些意外,她以前,也看过那部电影,而且,还特别喜欢。

    “看过,挺喜欢的。拍的很好!”何金银如此说道。

    江雪发觉,其实自己和何金银,还是有很多兴趣一样嘛。

    喜欢的很多东西,都一样的。

    就连现在,听着的歌,他们也都一样喜欢。

    听歌,江雪最喜欢邓丽君,何金银也是。

    其次,听得多,是王菲的歌。何金银也是。

    现在,每天早上去上班,何金银开车,她做副驾驶。车子里,总会放出一首他们两个同时喜欢的歌。

    前方,开着开着,初阳会在路上某个时段,恰好从远处的山头升起。

    晴朗的天气,每天,他们都能在这条路上,一起看到刚刚升起的太阳,沐浴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而在那阳光下,耳边,还听着歌。

    一直工作忙碌的江雪,慢慢的觉得,车里这20来分钟,是她一天中,心情最好的时候。

    “今天,赵导还邀请我,去她们剧里跑龙套呢。”此刻,江雪突然这么说道。

    这让何金银有些意外啊。

    雪姐演戏?

    好吧,虽然只是一个跑龙套的,但是,何金银兴奋了。他眼里放光了。

    “雪姐,我能不能申请,也跑龙套?”何金银开着玩笑说道。

    江雪白了她一眼,无语道:“何金银,你怎么这么幼稚?”

    何金银哈哈笑了起来,“雪姐,等下,你和赵导说一下,看看有没适合的龙套。我要和你一起跑。”

    江雪更无语了,“行。据说,那部戏里,有个‘女装大佬’的龙套。我觉得,你挺适合的!”

    何金银:“……”

    连雪姐,居然都会开玩笑了!

    物价上涨,世道变了啊!

    “嗯。我觉得,你穿上女装,应该会很漂亮。”江雪一脸认真的说道。

    何金银愣了一下,脱口而出,“雪姐,你不会真让那赵导,让我演那‘女装大佬’吧?”

    “当然喽,你不是自己要求要跑龙套吗?”江雪说道。

    同时,心里觉得好笑。

    这样,一路一边听着歌,迎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聊着天,二人在车里,慢慢的朝公司而去。

    这条路,开车需要20分钟。

    这条路,何金银觉得,它好短、好短。

    小时候,他希望孤儿院到学校的路,可以短一点。

    长大后,他希望江家到公司的路,可以长一点,可以到永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