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一世独尊〕〔一世独尊〕〔妃常难驯:魔帝要〕〔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女婿 483 师公
    ”交给你?你晚上要去买?”此时,楚姨妈下意识的撇嘴。

    虽然之前,她上一次前往了宁海,后来对于何金银的态度有所改观。

    但是,那心里根深蒂固的废物形象,却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这个时候,她就下意识的流露出不相信的表情来。

    她觉得,何金银只是一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虽然医术不错,可是,他哪里有钱给楚家老太君买礼物?

    楚家老太君的礼物,自然不能太便宜,否则,他们江家会被沦为笑柄。

    除此之外,礼物除了不便宜之外,还得合适。不能买到假货、花哨之物,否则,也会被人笑话。

    这个礼物,很难买。

    何金银他以前,似乎从来没有来过江南市吧?他知道,去哪里买礼物?再说,他有钱吗?

    这个礼物,没有个几十万,好意思送出去吗?

    然而--

    在楚姨妈意外的之中,江家的人,居然全部点头。

    ”行,那贤婿,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江如海说道。

    楚云秀也点头,很放心的交给了何金银去办。

    江红、江紫她们,自然更没意见。

    看到这。楚姨妈觉得疑惑。

    以前,何金银在家里可是完全没有地位那种,家里的事情,根本轮不到他插嘴,更别说,他去做主了。

    如今,江家送礼,给楚家老太君这么大的事情,江家的人,都这么放心,交给他去办?

    现在,江家的人,对于何金银,这么认可了吗?

    楚姨妈见此,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她只是交代道:”何金银,你买礼物。礼物的价值,绝对不能太便宜了。少于十万的礼物,不要考虑,还有,千万、千万不能买到假货。像老太君的生日礼物上,到时候,肯定会请一些鉴定大师过来,要是你买的礼物是假货。鉴定大师一眼就会看出来,被指出来,那可就丢脸了……”

    ”还有啊,不能买太花哨的,什么化妆品这些东西,绝不能买,会让老太君看了,想到以前的青春,产生触景生情的不好情绪……”

    ”……”

    楚姨妈交代着。

    这也是为他们江家考虑。

    毕竟,如果礼物送的不好,那么,丢脸的可是他们江家一家人。

    她楚云兰,也是楚家三房的人,要是江家丢脸,她也跟着一起脸上无光。

    ”好了,楚姨妈,妹夫心里有数的。”此刻,江红听到楚姨妈一直在那说,不由开口说道。

    她是知道何金银的身份的。

    堂堂何少,掌控着宁海最大的商业集团金雪集团,掌控着最大的娱乐公司大红大紫娱乐公司,同时,还掌控着其他她江红也不知道的产业……

    这个在宁海,跺一跺脚宁海都会震动的人,还会不知道怎么去送一个礼?

    要送什么他办不到?

    ”行,我不多说了,你们现在这些人啊,全部都护着何金银。”楚姨妈嘀咕了一句。

    这何金银,到底有啥好的?

    就因为,他医术好?长得好看?

    楚姨妈虽然不像以前那样,见面就骂他是废物,不像以前那样,开口就要给江雪介绍青年俊彦,但心底里,依然不怎么认可何金银。

    随后,楚姨妈离开。

    楚姨妈走了以后,何金银也说道:”爸、妈,雪姐,那我去买礼物了。”

    ”嗯嗯。”江家的人点头。

    她们晚上,也还有其他事情。楚家那边。晚上会有人过来。

    何金银出了酒店以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那个电话拨通,没有多久,接着,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师傅!居然是师傅,你居然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那头,苍老的声音激动异常。

    何金银听到这称呼,不由一阵不适。

    他摇头无奈道:”老黄啊,都说了,别喊我师傅啊。叫我小何就行。”

    说实话,被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喊自己师傅,那感觉,真的是很怪异啊。

    没错,电话那头苍老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

    这个老人。之前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木匠、竹匠。

    但在何金银隐国历练的那一年中,恰巧碰到了何金银,并且,在何金银的指点之下,雕刻出了一个木雕九龙吞珠。

    那个木雕九龙吞珠一出,拿出拍卖,接着,被木雕界的几大木雕宗师赏识。

    几大宗师联袂推荐,木雕作品九龙吞珠奉为宗师作品,并且,被拍卖出了一千万的天价。

    当时,九龙吞珠的署名,就是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陈汉牛。

    顿时间,陈汉牛的名字,名扬了整个木雕界

    陈汗牛之前做了一辈子的木匠、竹匠,再经过何金银的指点,一夜成名。

    后面,何金银又赠送了他一些木雕方面的心得和体会,他得到了那些心得和体会以后,没有半年,就成为了木雕界的大师。

    到现在,一年多过去了,已经成为江南省这边,木雕界的一大宗师了。

    这一年多,他出了很多作品,除了最开始的九龙吞珠,后面还有万年玄武,龙凤呈祥……

    每一个作品,都被公认为宗师级别木雕!

    他也在木雕界,越来越有名气。

    如今,在江南市里,更是开了一家木雕店。

    那木雕店。便是江南省,赫赫有名的风龙祥!

    如果撇开何金银的话,这个陈汉牛,也算是个传奇人物吧。

    平庸了六十多年,突然在一年多时间里,一夜爆火,雕刻出10数件宗师级木雕,而且。还开设了江南市,赫赫有名的龙凤祥,这种事情,说出去,都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这种经历,很难相信,但确确实实发生了。

    从一个默默无闻,家徒四壁的老人。成为如今,身价上亿,那龙凤祥的主人,这种传奇般的经历,只有陈汉牛知道,都是因为一个人。

    那就是一个年龄上,都可以当他孙子的年轻人。

    而那个年轻人,是一个旷世奇才,是一个他只看到冰山一角,就觉得其权势滔天的顶级大人物。

    可以这么说,没有那个年轻人一时兴起的指点,就没有他陈汉年,就没有他现在开出来的龙凤祥。年纪虽然可以做那个年轻人的爷爷了,但是,陈汉牛,却对那个年轻人异常的尊敬。

    甚至,直接称呼他为师傅!

    当然……何少并不同意他这么叫,是他陈汉牛,非要这么叫。

    挂断电话以后,陈汉牛搓了搓手,口里喃喃道:”师傅居然要来我这里,真是天大的荣幸啊。嘿嘿嘿……”

    陈汉牛在何金银面前,那可是一个老不要脸的人,从来不觉得。会因为年纪大而不好意思。

    你像他叫这师傅,他就叫的很顺溜,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

    不过,他在徒弟们面前,又是一个很古板、严厉的人。

    此时,他干咳了一声,背着手,走出里堂。

    出了里堂,到了外面的大堂以后,他对着几个正在雕刻木雕的徒弟,说道:”徒弟们,赶紧收拾好大堂,去迎接我师傅!!!”

    ”什么?师傅的师傅?”那些徒弟们,都愣了一大跳。

    陈师傅的师傅,要来龙凤祥?

    陈师傅这样宗师一样的木雕家,居然还有师傅?

    天啊,那他的那个师傅,在木雕方面,得有多厉害啊?

    简直想都不敢想!

    陈汉牛此时,想着许久没见师傅了,得换上一身好的衣服来。于是,他就扭头,先去了里堂换衣服去了。

    至于他的那几个徒弟,则赶忙在这边准备迎接师傅的师傅!

    师傅的师傅,那叫什么?师……公?

    不知道,这位师公,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几个徒弟,心里都很期待的想要看到师公。

    另外一边,何金银来到了龙凤祥的门口。

    此刻,正是晚上七点多钟,这个时候,出来逛街的人很多。

    龙凤祥的位置。在古玩街这边,而且,是一个很有标志性的大店。来往的人很多。

    看到这门口,络绎不绝的人,何金银不由喃喃道:”陈汉牛这个老家伙可以啊,这才一年多功夫没见,就搞出这么大的一个木雕来了!”

    之前,陈汉牛给他打过电话,讲过他的情况,他说他在江南市开了一家木雕店,当时何金银还不相信。

    可后来,居然在电视上看到了他。

    并且,陈汉牛这老家伙,还被邀请上了一个叫做华夏传统手工艺的节目中。

    这个时候的何金银,才相信了陈汉牛的话。

    连何金银都有些意外了。

    之前,那个土里土气。平凡了六十多年的陈汉牛,会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创出这么大的一个木雕店来,身价过亿。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此时,何金银朝龙凤祥里面走去。

    一边走,还一边听到有人在那议论。

    ”龙凤祥的陈老,最近又雕刻出了一件物品,又是一件宗师级别的作品。”

    ”这陈老。真是高产啊。一年多,已经雕刻出了13件宗师级的木雕来了。”

    ”上一次,他雕刻出的那个双龙戏珠,送到国外的拍卖会去拍卖了!拍出了300百万美元的价值!”

    ”300百万美女,折合成人民币,岂不是上千万?”

    ”那你以为呢?宗师级别的木雕,哪一件,不得拍出上千万的价格来?”

    ”也是,也是!”

    ”陈老真是木雕界的传奇人物,他今年,收的一个徒弟,都快达到木雕大师的级别了。”

    ”真是厉害啊,真的很好奇,陈老在63岁那年发生了什么。怎么从那一年以后,就好像开窍了一样。成就了一代木雕宗师!”

    ”……”

    何金银听着这些人的议论,朝里面走去。

    走到里面以后,何金银找到一个木雕学徒。

    接着对他说道:”你好,我找你们龙凤祥的主人陈老,我找他有点事。”

    毕竟是在外人面前,何金银很给陈汉牛面子,叫他陈老。

    然而,听到这话,那个学徒廖兵,不由撇嘴道:”你是什么人啊?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师傅。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麻烦你去通知一下他,说我姓何。叫做何金银!”面对那个学徒不客气的语气,何金银耐着性子说道。

    ”我管你姓河还是姓海,每天想见我师傅拜师的人多了去,你让去通知我就通知?我师傅很忙,没空见你。还有,我们今天店里,有一位尊贵的客人来。你穿的这么破烂。请立刻离开我们龙凤祥,到时候,别碍了那位尊贵客人的眼睛。”

    学徒廖兵,毫不客气的说道。

    今天,师傅可是交代了,师公要来。

    那可是师公啊,师傅的师傅啊,这等尊贵的人物前来,绝不能让面前这种小瘪三,碍了师公的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