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小辣椒〕〔赵旭李晴晴〕〔近身狂婿〕〔我的姐姐是天尊〕〔团宠小萌妃:王爷〕〔重生年代之悍妻超〕〔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特拉福买家俱乐部〕〔超级生钱系统〕〔透视神医女婿〕〔修仙琐录〕〔林阳苏颜〕〔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女婿 621 玩个游戏
    ,巨富女婿

    这个时候,何金银也是比较饿了。

    而且,刚才他给那阿丑针灸治疗,耗费了太大。

    此时,他也有点疲累了。

    他接近两天没有睡觉。

    这个时候,眼皮在打转。

    昏昏沉沉,他也睡了过去。

    睡着以后,何金银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一个雨夜。

    在那雨夜中,一个穿着雨衣的魁梧男子,抱着一个还在襁褓里的婴儿,来到了一个孤儿院的门口。

    接着,叹息一声,将那婴儿,放在了那里。

    于此同时,还给他留下了一块玉佩。

    “孩子,愿你一生无忧爸爸实在有迫不得已的苦衷,不能伴你成长”

    魁梧男人说完此话,扭头离去,留下了那在大雨之中,独自哭泣的婴儿。

    “喂,偷花贼,偷花贼,快醒醒,快醒醒”此时,何金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脸上,被什么东西拍了拍。

    他睁开眼睛,发现那阿丑,跪匐在自己面前,用手拍着自己的脸。

    “你怎么了刚才睡觉的时候,怎么流泪了”阿丑好奇的问道。

    何金银抹了抹脸庞,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何金银好奇道“你怎么醒来了”

    “我做了一个噩梦,被噩梦惊醒了。”阿丑回道。

    “是吗那真巧,我也做了一个噩梦。”

    “咯咯那你刚才,是被吓哭了吗”阿丑吐了吐舌头,略显调皮。

    看到这一幕,何金银不由一愣。

    此刻那阿丑略显苍白的脸,在那夜色的映衬之下,是那般的美艳动人,惊艳了这黑暗,璀璨了这密室。

    何金银不由看得呆了。

    阿丑的脸庞又是一红,气氛有些安静。

    “我又想睡觉了”此时,阿丑又感觉眼皮很重、很重。

    何金银连忙说道“别,别睡觉了我们两个人都别睡了。”

    刚才的睡意和梦,让此刻的何金银一阵后怕。

    如果,不是阿丑被噩梦惊醒,如果,自己二人一直睡下去,或许,真会一睡不醒吧。

    “但是我真的好困。”阿丑此时,迷离着眼。

    “要不,我们再说说话说话,就不困了。”何金银说道。

    他其实自己也很困

    毕竟,给阿丑针灸治疗,消耗了他太多的内气。除此之外,他将近两天没吃东西,两天没睡

    哪怕是铁打的身躯,经过这些折腾,也承受不了啊。

    何况,他这副人的身体呢

    “好吧,那我们说说话。”阿丑说道“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

    “真心话大冒险”何金银一愣。

    “是啊,每个人的心地,都有一些自己平生不想说的秘密反正,我们被困在这里,说不定根本出不去,在临死之前,将那些秘密说一说。这样,哪怕死了,也算解脱了吧。”阿丑脸红微红道。

    “行啊。”何金银现在,只想说说话,让她不睡过去,让自己不睡过去。

    “好。那我先问。你的真名,到底是什么”阿丑问道。

    “这”何金银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没想到,用何霸霸这个假名字,也被她发现了。

    哎呀,看来,阿丑并不傻嘛。

    相反,挺聪明啊。

    “何金银”此时,何金银也没隐瞒了,直接告诉了她真名。

    “轮到我了,那么,你的真名叫什么”何金银反问道。

    “6岁之前,我叫赵伊人,6岁之后,我叫阿丑”阿丑如实回道。

    这一次,她应该是遵守着游戏规则,并没有说谎。

    “好再问,你采摘这七色牡丹花,到底因为什么”此时,阿丑又问道。

    何金银沉吟了一下,还是说了真话“因为,有个女人喜欢它。我想要在她生日的时候,将那七色牡丹花送给她,博她一笑”

    听到这话,那阿丑愣了一下,接着,冷笑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个痴情种子”

    “可惜啊,花是摘到了,但人也要没命了。”

    这个阿丑,性格当真是复杂。

    何金银发现,自己越发看不懂她了。

    之前,她以为她善良、单纯,傻白甜,但发现,她并不是自己想想那样。她很聪明,早已识破了自己的谎言

    之前,她以为她很害羞,但如今看来,那只是她在演戏。

    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她呢

    又或者,人本来就是这么复杂并不能用任何一个词,来形容一个人一辈子

    “好了,轮到我问了”何金银说道。

    “问吧。”阿丑说道。

    “你之前做梦,梦到了什么”何金银有些好奇。

    “这”阿丑听到这话,突然闭口不言。

    “反正都要死了,把那秘密说出来又何妨”何金银用她刚才的话,故意激她。

    阿丑苦涩一笑,说道“行刚才我做梦梦到的,是我自己的童年”

    “我的妈妈是一个赌徒,她把我抛弃了,卖给了人贩子。那个人贩子,又把我卖到了一个农村”

    “我不听话,他们一直打我,一直打我”

    “后来,我逃出来了,逃到了山里。在那山里,我没有东西吃,我好饿”

    “就像现在一样,我真的好饿,好饿”

    “我在那山里,遇到了一头饿狼。我本以为,那头饿狼,会把我吃掉。”

    “可并没有,那饿狼,反而救了我。它用它狼奶喂养我,把我当做它的狼崽一般。”

    “我幸运的活下来了。”

    “可笑不我的亲生母亲,为了钱,将我抛弃,卖给了人贩子最后,我却被一头饿狼救了,它待我如子女我不禁想问,到底是人更恶,还是恶狼更恶呢”

    说道这里,那阿丑的脸上凄然无比。

    看得出来,讲这些不幸,让她的心里很是难受。

    “好了,我讲完了那么,我也想问你,你刚才,又做了什么梦”阿丑摇了摇头,脸上的凄然不见。

    转而,吐了吐舌头,看上去有些调皮,像个可爱的小姑娘一样,朝何金银问道。

    她真是一个多变的女人

    何金银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

    善良纯洁聪明狡黠害羞胆怯调皮

    分不清,何金银真的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她。

    太复杂了。

    “说啊。”阿丑冷哼了一声,那绝美的脸庞,又展现出一副冰冷。仿若一个生气的冰山仙子。

    何金银干咳了一声,遵守着游戏规则,说道“刚才,我梦到了一个魁梧的男人,抱着一个婴儿,将那个婴儿,送入了一家孤儿院”

    “离别之时,那个魁梧男人,留下了一块玉佩给他。”

    “噢那块玉佩,是不是你脖子上挂着的那块”阿丑指着何金银的脖子问道。

    何金银点了点头。

    “那看来,你就是那个婴儿了。真可怜,没想到,你也是一个没爹没娘的孤儿”那阿丑,突然笑了起来。

    何金银冷着脸,虽然她说的是事实。自己的确从小就没见过父母,自己,的确就是一个孤儿。

    但是,听到没爹没娘这四个字,他心里很不舒服

    “好了,轮到我问你了。”何金银又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当这个问题问出去以后,那阿丑突然笑了起来。

    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你呢,你又是什么人”

    二人到此,都没有再说话了。

    说了很多真话,此刻,二人却戛然而止。

    “不好玩,不好玩。”阿丑突然吐了吐舌头,转移话题。

    她不想再玩这个真心话大冒险了。

    “要不,我们换个游戏玩”阿丑提议。

    “换什么游戏”

    “咯咯比如,过家家”阿丑调皮道“10年之前,发过一个誓只要谁看到了我真正的面目,那么,他就是我选定的男人”

    “而你,是这10年中,第一个看到我真容的男人。”

    何金银听了这话,突然和她保持了一些距离。

    接着,何金银连忙摇头道“这个游戏,还是不玩。我是有老婆的人”

    听到这话,阿丑一阵愕然。

    她真是意外了

    还有这样的男人吗

    是自己不够美

    不够有诱惑力吗

    “有老婆,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们也出不去,反正,我们都快死了。”阿丑咯咯笑道。

    “那也不行。”何金银摇头。

    阿丑笑得更厉害了。

    “你倒是有点意思。”阿丑笑道“那要不,我们来玩个别的游戏”

    “别的游戏什么游戏”何金银问道,更加好奇了。

    “逃生游戏”阿丑笑道。

    说完这话,她突然站了起来,看上去,气色居然比何金银还要好。

    看到这一幕,何金银双眸眯了眯,这个阿丑,果真是不简单啊。

    此时,那个阿丑,走到了这密室的一个空地处。

    接着,她突然朝那地上,重重的跺了跺脚。

    旋即,那密室的一面墙中,轰然间发出了一声轰鸣声。

    随后,那面墙中,出现了一道门。

    那道门后面,是一个黑暗的通道。

    接着,阿丑缓缓开口“采花贼,现在,开始你的逃生之路吧”

    “这是我,和你玩的下一个游戏这个游戏,若你赢。那么,你便可以活命。”

    “若你输,那么,你便得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